习仲勋与平凉

发布时间:2016-04-18 10:39 来源:平凉市委爱彩娱乐平台党史研究室

  2014年年10月,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诞辰100周年。深深缅怀习仲勋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与改革所做出的卓越贡献,我们从中可以发现曾与平凉也结下过不解之情缘。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率领两当起义部队转战平凉灵台县百里乡;在解放战争时期不仅指导中共甘肃工委组织武装工作队在平凉开展武装游击活动,而且多次对中共平东工委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和鼓励;在平凉解放初期曾与贺龙等途宿平凉、指导平凉接管建政等工作,之后又为平凉剿匪平叛工作寄予极大关注和指导。尽管这些在习仲勋波澜壮阔的人生中只是凤毛麟角、沧海一粟,但还是能够充分彰显习仲勋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忠诚奋斗的革命精神和优良品格,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缅怀。 

  率领两当起义部队转战平凉灵台县百里乡 

  习仲勋,1913年10月出生于陕西富平县的一个农民家庭。1926年在富平立城高小上学时,习仲勋就开始接受新思想,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并加入共青团,之后经常参加党、团组织的革命活动。1928年4月,年仅14岁的习仲勋在三原第三师范上学期间,经师范党组织负责人武廷俊介绍入党。这时正值国共合作的大革命运动失败后,面对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对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运动的血腥镇压,各地党组织认真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实行士地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革命暴行的战略方针,开展了创建人民军队的斗争。1930年前后,中共陕西省委派出刘志丹、谢子长、高岗等一大批党员,打入驻陕甘国民党与地方军阀部队中开展兵运兵变武装起义斗争,这种斗争在以平凉为统治中心的陇东地区就有十余次。习仲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受陕西省委派遣,到长武县国民党陕西警备骑三旅二团二营从事兵运工作,很快在该部发展党员、建立秘密组织,并任组织负责人。1931年夏,习仲勋所在部队被杨虎城改编为十七路军补充二团二营,于冬季开往凤县和甘肃两当县一带驻扎整训。 

  1932年4月2日,根据陕西省委指示,年仅十八岁的习仲勋与陕西省委军委书记刘林圃等一起,在两当成功地组织领导了二营的兵变武装起义。200多人的起义队伍被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由许洁天任支队长、习仲勋任政委,并迅速撤离两当县向陕甘边进发,准备与刘志丹领导的陕甘红军游击队会合。起义队伍一路多次击败反动民团和国民党保安团袭扰堵截,经宝鸡、千阳进入平凉灵台县境内。在灵台百里乡的页岭村进行休整后,继续北进中遭到了国民党杨子恒部利用有利地形设伏阻击,发起攻击未克。为了避敌峰芒、保存力量,起义部队立即撤出战斗,迅速向南进入麟游县,后在永寿县岳御寺遭到土匪王结子部的突然袭击被打散而失败。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但意义却十分重要。这是中共陕西省委在陕甘边创建人民军队的主要武装起义之一,不仅鼓舞了陕甘人民的革命斗志、撒播了革命火种,而且使习仲勋等共产党人的领导才能得到了展示和实际锻炼,为以后的革命斗争开展积累了富贵经验。 

   指导甘肃工委武工队在平凉开展武装游击活动 

   两当起义失败后不久,习仲勋回到了陕甘边红军游击队,参加了刘志丹等领导的创建陕甘边苏区和红军武装的斗争,曾历任游击队第二支队指导员、共青团三原中心县委书记、中共陕甘边区特委委员、军委书记和共青团特委书记、游击队总指挥部政委、革命委员会主席、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等职,并经过抗日战争的革命斗争洗礼,很快成长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1946年8月,面对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全面挑起的内战和发起对革命根据地的围攻,为保卫陕甘宁根据地和党中央,奉中共中央军委命令,三五九旅兵分两路、相互策应离开陕南根据地,突破国民党部队围追堵截和设置地重重封锁,向陕甘宁边区挺进。这时,已担任中共西北中央局书记、陕甘宁晋联防军政治委员(贺龙任司令员)的习仲勋,按照党中央、毛泽东的指示,组织边区力量,全力接应王震率领的三五九旅返回边区。根据习仲勋指示,联防军以新四旅主力组成左翼兵团,迅速集结于关中分区的新宁、新正一线,在长武一线突破国民党军封锁,进入宁县良平与国民党胡宗南部四十八旅一四二团展开激战;以警备三旅组成右翼兵团集结于陇东分区镇原一带,在平凉、泾川之间突破国民党军封锁,在镇原屯子镇、太平镇、黑渠口等地与国民党军激战,从而为三五九旅顺利北进扫清了障碍。三五九旅七一八团、七一九团在旅长王震带领下,途经宝鸡、陇县新集川进入华亭高山(上关)、崇信神裕(今属华亭)和铜城等地休整,后经灵台上良、泾川飞云镇等地进入宁县屯字镇,8月27日与接应的边区右翼兵团警备三旅胜利会师。徐国贤副旅长率领的七一七团,由陇县、清水张家川、庄浪翻越关山进入华亭马峡休整后,经化平(泾源、时属平凉)金兰、平凉安国、固原蒿店、平凉白庙等地策应北进,在边区左翼兵团新四旅接应下,于31日在镇原孟坝与主力会合进入边区,从而粉碎了国民党部围追举歼的图谋。三五九旅返回边区途中,在华亭等地得到了范中元等党员的主动带路和当地广大人民群众在食宿上的热情支持和帮助。 

   与此同时,为配合迎接三五九旅回边区,开辟党在甘肃的武装游击斗争,习仲勋和西北局按照党中央、毛泽东指示,部署了中共甘肃工委创建武装游击区的工作。根据习仲勋和西北局指示,甘肃工委分别组建成立了中共陇南特委、平西(指海原、固原、静宁、庄浪一带)工委、华平(以华亭、平凉党组织为主)工委及其武装工作队,于9月3日之后走出边区,相继进入国民党统治区隆德、化平、华亭一带活动。陇南特委和平西工委两支武工队(分别为178人、119人)组成临时指挥部,在司令员马思义(回民骑兵团团长)、政委孙作宾(甘肃工委副书记)的带领下联合行动,经固原、隆德先后击退国民党固原民团和平凉保安团阻击,进入化平西峡、马家庄、南营一带休整时,遭到国民党新一旅、骑一旅一部和平凉保安团共计2800余兵力的围攻。双方断断续续激战数小时,午后武工队借助浓雾经老龙潭杀出重围,进入西大山关山林区休整,并于当晚召开会议决定返回边区。随后武工队沿关山密林西进,冲破国民党设置的封锁,经平凉安国镇上北原,于9月16日进入边区。华平工委武工队(34人)在工委正副书记张可夫、李义祥带领下,经镇原惠家沟门、平凉关家雅壑、华亭庙岭、龙眼(西华)、高山进入关山海龙山休整,在食宿上一路得到了华亭等地党组织的大力支持和相关物资上的援助。沿途由于袭击了国民党龙眼乡公所,引起了国民党地方当局的恐慌,急调华亭自卫队和平凉保安团数百人进行围追清剿。武工队在沿关山西撤行动中举步艰难,地下党组织的援助受到封锁和限制,于是在龙眼和马峡交界的关山打虎台召开会议后,当晚兵分四路由当地党员带路突破国民党封锁,先后进入工委机关秘密驻地平凉大寨雅壑休整,于9月底返回边区。三支工(特)委武工队在出击活动中均遭重创,平西工委武工队副政委魏子义、华平工委武工队副政委黄鼎等10多人员分别在化平老龙潭与华亭崔家山等战斗中牺牲,华平工委武工队队长段全才等10多人在华亭莲花台等战斗中受伤被俘,共有50余人失去联系。这次出击虽然失利,但意义深远。这是甘肃工委恢复重建以来,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西北局和习仲勋指示,组织力量进入平凉国民党统治区开辟武装游击区活动,对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挑起的内战进行的一次武装反击斗争尝试,扩大了影响,锻炼了队伍,进一步积累了斗争经验。 

  多次对平东工委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和鼓励 

  1946年10月,中共华平工委撤销、中共平东工委恢复重建后,认真贯彻习仲勋在西北局扩大会议上提出“目前甘肃工作的总方针是放手发展隐蔽力量、准备开展游击战争”和“陇东边境地区应大力开展两面政权的工作”的指示,在平凉、镇原、华亭、崇信等地国民党统治区中,采取派进去和内部发展相结合,加快组织力量的发展,并动员党组织和党员广泛开展统战工作,发展红村子和隐蔽武装,建立两面政权。使党员人数由抗战胜利时404人年底增加到919人,两面政权工作也“由镇原新堂镇十保开始后以红村子办法向周围推进,现已扩大到19个保(包括平、固三交界)。武装工作已有地下军600余人”,并组建了有9名干部参加的武装游击队。习仲勋看到陇东地委书记李合邦、甘肃工委书记孙作宾(原书记朱敏调任三边地委)对平东工委工作汇报后,于1947年1月致电李合邦、孙作宾对平东工作给予充分肯定。指出,平东工委在扩大党的组织的基础上,采取由上到下、由内到外、由近到远的方法,大力开展群众工作和统战工作,发展红村子和两面政权,使党的工作与群众工作相结合,并在群众中大力宣传党的各项主张,通过群众来掩护和扩大党的组织。“平东工委所开辟之两面政权工作,我们认为很好,应广为发展和巩固。” 

  2月,甘肃工委在边区庆阳专门召开统战部长联席会议,传达和研究贯彻习仲勋与西北局的指示,并根据会议召开前习仲勋致电“统战部长会议,请着重将镇原平凉及其东南各县区工作详细讨论,具体布置,好好总结十八保经验,研究如何开展两面政权,准备武装力量,建立城市内应工作,发展党员,加强党员教育和活动,进行对外侦察及宣传攻势等问题,为期一月内能有新的进展,以适应新情况的需要”的指示,对推广平东工作经验进行了研究部署。决定各统战部的工作应向边区外围发展,沿西兰公路延伸。要求各地党组织要尽快转变工作作风,把领导机关深入到国民党统治区中去,争取和团结国民党统治区人民群众,利用各种关系,在国民党政府中广泛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不断壮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革命力量。同年底,甘肃工委根据党中央、西北局和习仲勋指示,为了做好迎接解放工作,准备好对城市接管的力量,成立了边区教导队,先后举办了6期政治、军事、群众工作等培训班,受训干部400多人。平东工委从各地抽调大批党员骨干和进步知识青年参加了培训。对此,习仲勋和副书记马明方致电甘肃工委书记孙作宾指出,“成立教导队很好,从平东挑选好的贫雇农进行培训尤有必要。不但平东应如此,甘省其它地区亦应先调一批同志来培训,准备开展游击战争和将来新解放区的干部”。1948年4月至9月,根据党中央、西北局和习仲勋的指示,平东工委在白色恐怖条件下,对国民党统治区的各级党组织进行了公开或半公开的全面整顿,进一步建立健全了组织机构,使党的组织力量和民主统战势力得到较快发展,在中东部地区基本形成近80个“明为国、暗为共”的秘密基层政权-红村子和30000多名红色群众的陕甘宁边区红色外围区域,并组织十多支中、小型游击队开展武装游击活动,为打破国民党对边区的封锁,保障边区出入人员与物资采办转运安全等做出了特殊贡献。1949年8月平凉解放前夕,平东工委下属5个县级工委、1个县级党组织、10多个区级工委、220多个支部,有4600多名党员,为迎接解放、从而支援解放大西北奠定了重要的后方基础。 

  解放初期与贺龙等途宿平凉指导接管建政等工作 

  1949年9月初,正当西北战场的战略决战-兰州战役刚刚结束,战斗的硝烟尚未散尽时,时任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兼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西北局第三书记兼西北军区政委习仲勋及西北局常委马文瑞、贾拓夫、刘景范等一行,乘坐吉普车从西安沿西兰公路前往兰州,参加西北局第一书记、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主持召开的前委会议,于4日下午抵达平凉,下榻平凉专署隔壁原省立女子师范(今红旗二小)学校平房里。晚饭后,听取了地委书记惠庆祺、分区专员王治邦、军分区司令员何远平等对平凉解放一个月来的工作情况汇报和存在问题的请示,领导们对平凉支前、接管建政、剿匪等各方面工作表示满,并对提出的问题和当前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贺龙在充分肯定平凉解放一个月来工作成就的同时,对军管工作、干部工作、武装工作、群众工作和党建工作等作出重要指示。习仲勋也对干部问题、旧有武装改造、政权建设、反霸与支前、党员教育、贯彻民族政策等问题作出了重要指示。指出,领导上如何适应新情况,不熟悉与不善于掌握新情况工作是搞不好的。这一问题要很好的研究解决,主要是努力学习和调查研究。地委注意重视抓领导干部的学习,学习党的方针政策、上级指示和决议,要组织讨论,只有吃透政策精神,才能搞好工作。训练干部要抓紧。分区同志除留人照顾机关工作外,应有重点的派些有经验的下去,深入地帮助基层干部的工作,提高基层干部的工作能力和政治水平。政权建设问题很重要,但开始不能搞选举,过几个月才可选举。普选在一年后,充分发动群众的基础上进行选举,否则是形式主义。训练党员,要给上党课,每周把市区的党员集中起来上一次党课。有些靠拢我们的群众也可以吸收进来,让他们听课。反恶霸要在几个月后才能提出,甘肃比陕西更应推迟一些,主要是发动群众和提高群众觉悟,否则会成为干部与积极分子的活动,而不是广大群众的活动。如果群众真正起来要干,可以领导群众起来干。在支前征粮问题上,你们提出了防止“平均摊派”的问题,还应提出“防止抓大头”的现象。民族问题,你们要根据党的民族政策和平凉地区的具体情况,提出具体办法让各县(市)执行。分司(军分区司令部)目前要把接收下来的反动武装消化了,建成自己的人民武装。陇东分区十四团的主要任务是清剿土匪。等等。贾拓夫还就恢复工商业问题作出指示,要求在工作中特别注意做到劳资两利,不能偏顾一头。 

  贺龙、习仲勋等领导的教诲和指示是分区负责人深受鼓舞,进一步明确了工作方向,增强了工作信心。第二日早饭后,贺龙、习仲勋等一行去了兰州,不几日又途宿平凉后返回西安。11月中下旬,习仲勋又从西安专程前往兰州参加西北局扩大会议,曾往返途宿平凉时指导平凉工作。 

  对平凉解放初期剿匪平叛寄予极大关注和指导 

  1950年5月8日,平凉发生了一起由国民党潜伏特务精心策划的有组织、有纲领的反革命武装暴乱事件,震动西北。叛匪以原国民党82军旅长马云山为司令,网络国民党残余势力和反动恶霸地主为骨干,下辖混成旅、第一旅共19个团,裹胁集众约4400人,在攻陷平凉安国区委、区政府后,于当晚多次围攻平凉县城未克,又向固原、西吉、海原等地流窜,企图攻占西吉、海原县城。叛乱历时3个月,波及平凉、华亭、化平、固原、隆德、西吉、海原7县广大区域。叛匪所到之处,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干部群众100多人被害、200多人受伤,财产损失严重,人心恐慌,新生政权受到严重威胁。叛乱发生后,平凉党、政、军机关立即召开联席会议,成立平叛指挥部,一边组织驻平部队、公安警察、民兵和广大群众反击平叛,一边由地委书记惠庆祺直接向甘肃省委书记张德生电话汇报求援。省委将平凉叛乱情况和平叛决定迅速上报西北局,并派出省委副书记孙作宾、省军区副司令员徐国珍等来平凉指导平叛。西北局和习仲勋等领导及时指示甘肃“省委与野(战军)司(令部)商量,分派负责干部,配备必要兵力,到已经发生事故和可能发生事故的地区协助工作。”强调“调集优势兵力,坚决清匪,猛追穷打,彻底消灭继续顽抗的匪特武装力量。”同时,又向党中央作出“最近甘肃平凉、海原、固原、皋兰等地连续发生群众骚乱、匪特阴谋暴动事件”情况及平叛对策报告,引起党中央、毛泽东的极大关注。毛泽东亲笔批示给华东、中南、西南、华北各局:“兹将西北局关于甘肃工作的指示转发给你们,这是一种值得注意的情况,西北局采取了正确的对策,请你们注意自己区域情况的发展,并及时采取适当对策为盼。”党中央也对平凉平叛中如何正确执行好民族政策作出了具体指示。在党中央、西北局和毛泽东、习仲勋等领导人的关注和甘肃省委指导下,平凉党政军民同力协作,叛乱很快被平息,匪首马云山等被击毙,惨遭叛匪一度祸害的人民群众又回到了平安稳定的社会生产、生活环境之中。 

    

        参考书目: 

      1、《习仲勋在陕甘宁边区》、《习仲勋在陕甘宁边区》编委会著,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9月第一版。 

      2、《中国共产党平凉历史》第一卷、中共平凉党史研究室著,中央党史出版社、2010年7月第一版。 

        3、《党和国家领导人及著名爱国人士与平凉》、中共平凉党史研究室著,甘出准028字总646(2005)13号,2005年6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