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大山,心中的丰碑——写给爷爷周仁山

发布时间:2016-04-18 10:42 来源:平凉党史网 

  提示: 周仁山,原名周翔生,字凤歧。1912年11月生于甘肃省华亭县,汉族。1936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法律系。1938年入延安抗大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西北工委民族研究室研究员、三边专署副科长、中共内蒙古鄂托克旗工委书记、伊克昭盟盟委副书记兼伊盟支队政委。建国后,历任中共青海省委民族部部长、统战部部长、省委副书记,青海省第二届政协副主席,中共西藏工委副书记,西藏自治区委书记、代理第一书记,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第一副主席、自治区第一届政协副主席,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区委常务书记、第二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第六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顾问。是第一至三届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11月7日溘然辞世。周仁山作为我省早期参加革命、为数不多的党的正部级高级干部,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优秀的民族工作者。此文是周仁山孙子在《周仁山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文集》发行座谈会上的发言,本刊在此予以刊登,以表达对革命先辈的敬仰和缅怀之情。    

  作为孙子,对于我的爷爷,其实从出生直到长大,一直没有见过他。对于他的认识是从模糊到清晰,内心里是从不理解到理解,感情上也是从生疏淡漠到敬仰敬爱。一生虽未相见,其实他一直活在我们心里,他的基因和精神早已融入我们的身体,塑造着我们的灵魂,支撑着我们的人格,鼓舞激励我们不断前行。 

  在筹备举办这次的纪念活动的资料整理过程中,我收集翻阅了有关史料,使我知道了他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充分感受到了他超凡的精神力量和人格魅力。他身后没有留给后辈任何的物质财富,也没有以自己的职权为儿孙谋取过丁点好处,他所有的、所能做到的就是以自己的人生和奋斗诠释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应有的人生轨迹和精神境界。所以,今天的纪念活动不是周氏家族的私事,不应该只是我们周氏家族对前辈的彰显和宣传,更不是想以此赢得骄傲、光耀门楣;今天的纪念活动也不仅是缅怀和怀念,不仅仅是我们家族后代传承他的品格和精神;而是在他老人家百年之后,今天我们的整个社会和党的事业仍处在进步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更需要一种精神的支撑、正能量的传递。他的言行和品格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和标杆,应该使之与其他先辈英烈、民族忠魂共同抒写的可歌可泣的革命史诗一起载入史册,应该为千千万万的后来者熟知继承、发扬光大,成为推动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精神支撑和力量源泉。 

  第一次听到爷爷的事大概是在记事的五六岁吧,此时正处于文革时期。依稀记得家里极少的用品中有一件黄橙橙、沉甸甸的长方形铜墨盒,上边用极工整的正楷刻着一段话。(边疆的我,流落在北平,到现在弹指已五年了,事实的逼迫,不久的时间就要离此他过,未来的岁月,不知要怎样的来去转变呢?但此我并不伤心,因为环境怎样恶劣,只要你知道中心所在,终究是要战胜它的,为着这点自信,期其终获成功起见,故写这点话在墨盒上以志永远不忘!并且再接再厉?!一九三五年四月一日周翔生于北平)这只墨盒一直摆放在家里最不显眼的地方。问起它的来历,母亲总是淡淡地说,是你爷爷以前用过的写字蘸墨的盒子。及至我慢慢长大,识得些字时,偷偷地经常搬出墨盒意图解读上面文字的意思,但总是不知所云。后来小学毕业,即使能完整的读出所有的字,其意思也是似懂非懂。大人们也基本是闭口不提这事,即便我们问起,也是虎着脸说一句:“小孩子别问那么多。”由此,爷爷一直在我的心头是一团迷雾,时时萦绕而又模糊不清。 

  再次听到爷爷的事情,大概已经是一九七七年吧。从父母的窃窃私语中依稀听到,爷爷出狱了,在北京。父亲正好有机会出差去北京,想去探望一下,母亲表示了支持。不久,父亲回来了。带回了一只烤鸭,这似乎是我幼年时期吃到的最香最好吃的食物,我留恋烤鸭的香味似乎盖过了对爷爷的好奇和探究。不知是爷爷的出狱还是烤鸭的香味抹去了长期笼罩的阴霾,总之,父母的脸上少了许多阴沉和愁云。不久,父亲这位解放前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党员,因受株连被强加的所谓历史问题也得到了纠正。 

  一九七八年,二哥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怀揣着希望和打零工挣到的路费去了北京。一月之后二哥回来了,带回了一些照片。我第一次见到了听说已久的爷爷的面容,看到是一个头发花白,布衣布鞋,面色凝重的老者,以及身后铺着凉席简易的木架床和床边上的许多书籍。二哥说,长期牢狱生活致使老人家身体不好,生活清苦简单,在等待组织安排工作时候,还每天忘不了学习研读马列著作的习惯。因为在狱中八年多时间,他就终日以书籍为伴,没有笔就用点过香烟的火柴棍做笔记,每天学习是他生活的重要内容。看到这些,二哥原先希望安排工作的话没能说出口,爷爷猜到他的心思,叮嘱他好好复习,准备再考。令我诧异的是,看见爷爷和父亲极其相像,父亲的容貌以及沉默寡言就是爷爷的翻版。父亲不苟言笑、踏实工作以及永远准时上下班的风格中,我似乎看到了爷爷的影子。七九年二哥第二次高考又是无果而终,于是又去新疆找了爷爷,结果也是失望而归。在常人眼里觉得很简单的事,在爷爷这里似乎难以行的通。失望的不仅是二哥,我也难以理解。 

  再次听到爷爷的消息,已经是1984年11月。时在西北政法大学就读大一的我,突然有一天,在下午上体育课时,别班的同学说有人找我。我走出体育馆看到了父亲微微驼背的身影有些意外。简短的谈话后我得知父亲从北京回来,刚参加完爷爷的追悼会。我们父子俩吃了一顿平生单独在一起共餐的晚饭,彼此相对无言,我感受到了父亲沉默之中的悲戚。父亲随身带回一包东西,多是爷爷用过的用品和旧衣,一些再平凡普通不过的东西。我难以体会父亲的心情,只是对今生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爷爷很有些遗憾。 

  爷爷的形象是伴随着我的成熟长大而逐渐在我心目中清晰丰满,以至慢慢的高大。带着淡淡的遗憾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我渐渐地长大,走上了工作岗位,进入了真实的社会。父母的教诲,正规的教育,使我在为人做事中坚守自己的初衷和原则,而加入了党的组织,使我更记住了在党旗面前举拳而立的誓言。在祖辈父辈相继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后,我也加入到了他们的行列,成为他们的同志,慢慢的开始理解他们的人生,体会他们的情感。他们的寡言,他们的沉思,他们的惋惜,以至他们的悲痛,他们的呆滞,今天,我已完全读懂。 

  爷爷以四十多年的青春和生命战斗在祖国的西北西南,为少数民族地区的解放发展鞠躬尽瘁,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更以许多第一和之最抒写了人生辉煌,令后辈追思仰望,难以企及。追随着您的身影和足迹,我似乎又看到了延安窑洞中豆点光亮下您为起草党史上第一部民族政策文件《回回民族问题提纲》伏案疾书;1950年除夕之夜的鞭炮声中,顾不上与家人团聚,您为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的召开起草文件直至天亮;全国人大法工委的办公室里您忍着病痛调阅资料、推敲字句,为我国第一部《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诞生呕心沥血;西宁市内您为创办青海民族公学殚精忙碌,使之后来发展成为青海境内有史以来建立的第一所高等院校和新中国建校最早的民族院校之一,而您也有幸成为其第一任校长(青海民族大学);隆务河畔、坎布拉森林(青海南部尖扎县境内)中十七次劝说昂拉千户项谦,为促其归服奔走不歇,创造了党史及至中国历史上堪称经典的统战案例;藏北高原穿越无人区的荒漠抵达阿里的艰难跋涉,为完成西藏民主改革踏遍西藏高山河谷的艰苦调研,使您成为我党历史上作为高级干部足迹遍布全藏的第一人;十世班禅大师从青海香日德行辕前往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路上您殷殷相送、依依话别。国庆十周年观礼结束后按照中央安排,您陪同班禅大师参观考察全国二十余省市,历时三个多月终日相伴、情谊浓浓。西藏自治区成立之前,您与班禅大师时时联系、交流意见共同为自治区成立的筹备工作夜以继日。病榻前您与前来两次探望的大师执手相谈,唏嘘感叹。您以自己的真诚和人格赢得了大师师长般的尊重,被大师视为共产党内友谊最为深厚的挚友;出狱后不顾身体病弱,急切希望为党工作,在西藏自治区党委对您没有恢复党籍前,受中共中央任命,毅然前往新疆担任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作为没有党籍的党委书记在党史中绝无仅有,这也成为您人生之中的一段佳话和轶事。。。。。。今天回忆起这一切,依然历历在目,清晰可见,这是因为您的身影、您的生命、您的理想、您的情感已经融入其中。上善若水,大爱无疆,大德无形,大化无痕。生前您不为自己贪占一分一毫,死后没有留给儿女一丝一缕,虽没有巨碑铭刻以彰功绩,也没有史书本传加以记叙嘉褒,但我相信,鄂尔多斯草原的习习微风会讲述您的故事,青海湖面的粼粼波光里会闪现您的笑容,雅鲁藏布江奔涌而下的湍湍激流声中有您的怒吼,戈壁绿洲青青的禾苗上晶莹的露珠是您滴落的汗水。 

  面对新时代,改革开放三十年,改写了中国的历史和命运,也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和人生,在创造辉煌的同时,伴生出了许多利益和欲望的怪胎,无处不在的诱惑令人迷失也成为常态,每一个人的品行和人格都在接受着冲击和检验。爷爷的坎坷经历,父亲的郁郁寡欢,过去生活的艰难不易,让我对社会、对人生有了更多的感悟和思考。面对纷乱复杂的社会变迁,平淡不易,坚守更要定力。观照百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翻天覆地的沧桑巨变,中国的变革还远远没有结束,身处其中的个人每天都面临着家与国、苦与乐、对与错的抉择,每个人的命运都与这场变革息息相关。我的祖辈父辈毅然决然投入其中,或有品味奋斗的乐趣,或有感受迫害的凄苦,或有重获新生难以抑制的喜泣。无论怎样,他们的人生已经融入了国家民族命运的变迁,因而他们无怨无悔。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变革中虽有曲折和痛苦,但它不会停止脚步,因为蕴含其中的是永远不变的真理,是对光明进步的向往,是对真善美的追求,这是凝聚中华民族的伟大魂魄,同时也是祖辈父辈们遗传给我们的血脉和财富。爷爷对理想追求的执着不懈,信念已定的初衷不改,身处逆境的坚韧不拔,身居高位的己利不谋,对待工作的一丝不苟,淡泊清廉的一尘不染,等等,不仅是一段令人值得回味的故事和记忆,也是我们后辈儿孙们的一面镜子,是我们身体中不可或缺的红色基因,随着遗传永远流淌在我们的红色血液里。这也更应该是许许多多现代人填充空白脑袋的优质精神食粮。 

  雪山巍峨,江河奔流,往事不可追,生死难挽留。您虽已离我们而去,但历史不会忘记,精神也将永存。您就是我们心中的大山,心中的丰碑。爷爷,您永远的活在我们心里。 

  谨以此文献给敬爱的爷爷,更以此作为鞭策自己的不懈动力。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   周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