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汭情思”剧本(初稿)

发布时间:2016-04-19 09:51 来源:平凉党史网

 

  剧情简介 

   

  泾汭中学部分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利用清明节这一传统祭扫习俗,踏着红军长征路经泾川的足迹去“红军楼”缅怀革命先烈。正巧碰见当年掩护红军伤员的闫老汉也在“红军楼”前祭奠。在师生们的恳请下,闫老汉讲述了四坡战役的真实经过…… 

  通过接来了红军伤员,躲过敌人的百般搜查,转移养伤、探路、捐物拥军、医治眼伤、背渡汭河、激战羊圈洼等情节,塑造了当年泾汭两岸人民的典型代表闫大伯、玉玉、刘大妈、巧珍、虎子及红军伤员陈娃和政委吴焕先的形象,体现了军民鱼水深情,真实地再现了抢渡汭河、激战羊圈洼的壮烈场面。 

  闫老汉绘声绘色地讲述,深深打动了同学们的心灵,更加激了他们的爱国情怀。生动地革命传统教育搏击着后生们的泾汭情思…… 

   

   

  场  次 

  序  幕 

  第一场    接来了个红军 

  第二场    虎子被抓了兵 

  第三场    搜伤员筑深情 

  第四场    进村途中抓保长 

  第五场    天下穷人是一家 

  第六场    军爱民民拥军 

  第七场    探路渡汭河 

  第八场    激战羊圈洼 

  尾  声 

   

   

   

   

   

   

   

   

   

  登场人物 

   

  刘大娘    六十多岁虎子娘 

  虎  子    二十六七岁,巧珍丈夫 

  巧  珍    二十几岁 

  闫大伯    六十多岁,赶马车出身的脚户 

  玉  玉    十四五岁闫大伯之子 

  陈  娃    红军伤员,二十二三岁 

  吴焕先    红25军政委,28岁 

  胡保长    外号“狼牙”四十来岁,保长 

  马开基    四十多岁,国民党军104旅208团团长 

  马连长    四十来岁 

  刘自得    五十多岁,县保卫团团长 

  二  狗    三十岁 

  白主任    四十多岁,联保主任 

  老  汉    七十开外(当年的玉玉) 

  学校师生   若干人 

  红军战士   若干人(甲、乙、小强、一老兵、张、赵连长、                 

  男女战士、女卫生员) 

  农民群众    甲、乙、丙 

  国军士兵   若干人(班长、团丁、士兵等) 

   

  序  幕 

  清明节的早晨 

  地  点: “红军楼”前,田野层层,桃红柳绿 

  幕  后    ﹝一群中学生排着队,由一名老师率领,唱着《红 

  军不怕远征难》歌曲,变换着队形,过水渠盘 

  山坡,上山后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一年届七十 

  开外的老汉,在“红军楼”前乱撒纸钱,老师 

  和同学愕然,停住脚步,霎时,唧唧喳喳的喧 

  声戛然而止,凝视着这位奇怪的老人。 

  老人,沉痛地在那里撒着纸钱,一会儿撒 

  完了纸钱,又将盛纸钱的铜盆举起来咚咚地敲 

  了几下,然后选择了一个方向,深深的鞠了一 

  躬,顺便装了一袋旱烟,坐在那里吃起来,这 

  时,老师走向前去。﹞ 

  老  师    老大爷,你也来上坟?撒钱? 

  老  汉    今是清明,我是来祭奠红25军阵亡将士英灵的。 

  众学生    噢!他也是纪念长征的......(围住了老汉) 

  老 师  老大爷,我是泾汭中学的,也是利用这个传 

  统祭扫节日到红军长征在我县住过、战斗过   

  的地方,对学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您老 

  人家看样子是了解这段历史的。 

  老 汉  ﹝来了精神﹞知道!不过我年纪大啦,有些 

  事记得不大清楚了,六十多年了……(老汉  

  沉浸在回忆之中)你们看,(举起手中铜盆)  

  这就是当年红25军政委吴焕先留下的一个纪念。 

  众学生  老大爷,请您给我们讲讲吧。(说着纷纷取出笔 

  记本) 

  老 汉  那是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的八月吧。 

  红军25军在平凉六盘山下和马匪打了一仗,有 

  个叫陈娃的小红军,大概和你们年龄差不多,在   

  我家养伤,马匪和县保卫团追查搜索,是我和我 

  父亲背着躲过了敌人的搜查,我记得是……(灯 

  光慢收)     

   

  第一场 

  时  间:   一九三五年八月 

  地  点 :  泾汭两岸 

  幕  启    ﹝陇东民居的大门前﹞(刘大妈眼巴巴地凝 

  望着远方的田野) 

  刘大妈     唱   每日里眼巴巴倚门西望, 

  大路上断行人叫我心慌。 

  虎子他去平凉不见回往, 

  由不得心惶惶好不愁怅。 

  巧  珍    ﹝背着背篓上﹞妈!你站在那里望啥哩? 

  刘大妈    妈心慌的很,虎子跟你爹去平凉卖瓜,今都八  

  九天了,咋还不回来。 

  巧  珍    妈,有我爹哩,他们俩个人里么,不会有啥事。 

  刘大娘    就说嘛,往日一去顶多六天,这回去了七八天 

  啦,还不见音讯,说也怪了么,这两天大路上 

  来往的脚户也不要说没影,就连个人渣渣也不          

  见走。 

  巧  珍    妈,不要操心了,可能瓜没卖完,卖完了就回来    

  啦,再说路上又没见过队伍,怕啥哩。 

  刘大妈    嗯,你不知道,我心焦得很,问了几个人,有的 

  说平凉一带乱的很,三关口上遇事着哩,听说有 

  个红军和马家军队打仗着哩,红军就是红头,争 

  的很,听说红头是天神下凡救人来啦。 

  巧  珍    妈,看你说得怪吓人的,还怕抓去当天兵吗? 

  刘大妈    就是不抓兵,拉去抬担架都不得了,你公公不 

  就是叫拉去抬担架把命都给搭上啦。 

  巧  珍     我公公是抬担架去世的? (诧异地)  

  刘大妈     唱   这些年兵荒马乱把人怕, 

  这号军那号军把人害扎。 

  缸里面囤里粮见啥拿啥, 

  抓壮丁又要拉槽上骡马。 

  你公公拖着病去抬担架 

  回来后吐了血一命白搭。 

  巧  珍     唱    劝婆婆多保重把心放下, 

  急坏了身子骨也不顶啥。 

  妈,外面风大,快到屋里去。(扶大妈进屋) 

  虎  子     ﹝风尘仆仆上﹞ 

  唱     归心似箭往回奔, 

  大步流星回了村。 

  帮岳父去卖瓜把平凉城进, 

  遇匪兵抢了瓜叫人胆惊。 

  进村来才觉着心略平静, 

  这世道何日里才得太平。 

  巧珍! 

  巧  珍   (出屋)你回来了。把妈急得天天在大门口望你哩。 

  刘大妈   (出)我娃你回来了,把妈都急死了。 

  虎  子     妈,这不回来了吗。 

  刘大妈     哟,我当你把根扎在平凉咧,头回去平凉才 

  四五天,这回咋啦,八九天都不会来? 

  虎  子     嗨!马尾穿豆腐哩,甭提啦…… 

  刘大妈     咋? 

  巧  珍     看,这衣服咋扯成啥咧?脱下来我给你补补 

  (边说边帮脱衣服) 

  刘大妈    卖瓜去来么,像土匪抢了似的。 

  虎  子    这算你说着了。 

  唱    七月流火天气大,  

  赶着牛车去卖瓜。 

  平凉遇上马家军, 

  一拥而上围了个扎。 

  我以为能卖个好大价, 

  一个一个抢着杀。 

  来不及他们就用手砸, 

  一车瓜来了个花花花。 

  吃饱吃胀把嘴一擦, 

  屁股一拧要扯花。 

  寻不着买主讨瓜价, 

  急得我叫爷叫大没办法。 

  无奈了抱住个兵的腿, 

  他把我脚踢拳打用枪砸。 

  多亏来了俩个好心人, 

  喝住了这群狗王八。 

  好歹要了几个钱, 

  千幸万幸才回家。 

  刘大妈  (惊恐地急问)你姨夫可好着里么? 

  虎  子  好着哩,好着哩,他尽给人说好话哩,可没挨打。 

  刘大妈    哟,你看悬不悬,怪不得我等不着你们回来,听 

  人说平凉遇火着哩,妈整夜整夜都合不着眼。 

  虎  子    听平凉人说,三关口打仗着哩,红军和马家军接 

  上火啦,马家打败啦,跑到平凉刁人哩。 

  巧  珍    (边缝衣服边说)把你没刁去?(笑) 

  刘大妈     别说外破齿话…… 

  虎  子     平凉人还编了顺口溜说:“不给马家吆骡子,就 

  去宰牛抹脖子,咕噜雁长脖子,我给马家吆骡 

  子,马家嫌我吃得多,我给马家拉一锅。” 

  (众笑,玉玉跑上) 

  玉  玉     姐夫—— 

  虎  子     玉玉,你咋来啦? 

  玉  玉     姐。 

  刘大妈     叫娃进屋说,来,坐。 

  玉  玉     不啦,不啦,姐夫,(拉至一边)我爹说,你们 

  在花家庄拉上的几个人是红军。 

  虎  子    (一惊)呵——红军? 

  玉  玉     我爹说,我家在大路口上,来往人杂,怕不 

  保险,叫狼牙知道了,害死了那娃,还要牵连 

  咱们哩,叫你夜静了过来背在你家,避静些, 

  好养伤,来了以后再说,我走了。(转身下) 

  刘大妈    咋了? 

  巧  珍 

  虎  子  (悄声悄气地)来了红军了。 

  刘大妈    呵——在那?是不是红头来了?那怎么得了,你   

  没听狼牙保长说:“红军是红胡子,绿脸,吃人 

  哩,现在在哪儿? 

  虎  子    别信那个狗杂种胡说,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我和   

  我姨夫往回走,刚到花家庄,顺便拉了三个顺路  

  的,一个小伙子,看样子还比我小,叫狗咬了, 

  怎么会是红军? 

  刘大妈    是不是红头? 

  虎  子    胡说哩,跟咋们一模一样,那两个好像经商的。 

  巧  珍    那咋办? 

  虎  子    你快去,把咱草窑的炕烧上,来了,叫住在那, 

  伤好了,叫他走。 

  巧  珍    哎。(应声急下) 

  虎  子    妈,你做点饭,等夜静了我去背。 

  刘大妈    怕啥就遇啥,咋弄下这活。 

  虎  子    妈,救人哩么,这是积福行善哩。 

  刘大妈    妈知道。(同下 二幕关) 

  (二幕前红甲、红乙、闫老汉上) 

  红  甲    大伯,看得出你是个老诚人,刚才我把什么话都 

  给你说了,他叫陈娃,就暂时在你家养伤,天黑 

  了,我们趁凉要赶路。 

  闫大伯     天黑都啥会了,咋能走嘛? 

  红  乙     不要紧大伯,我们走惯了,我们要按时到县城。 

  咱们在车上都熟了,陈娃留在你家,我们放心, 

  伤好了,他知道怎么走。事情紧急,以后你就 

  知道了。 

  闫大伯     你们放心,没问题。 

  红甲乙     那你在,我们就走了。(红军甲、红军乙下) 

  闫大伯    (望着背影不解地自语)这么急,说走就        

  走?……(下) 

  ﹝二幕开  深夜,虎子家大门外山野 ﹞    

  玉  玉    ﹝上打探,然后招手,虎子背陈娃上,闫大伯扛 

  鞭子随后,表演上坡,下坡、跳涧﹞      

  闫大伯     唱    黑夜间把人来转送 

  听说他是红军叫人心惊。 

  近日里上头风声紧, 

  沿路都是马家军。 

  四路八穴卡的紧, 

  围追堵截打红军。 

  花家庄捎了三个客, 

  他看我底道露真情。 

  他们是红军先遣队, 

  红二十五军的侦察兵。 

  他还说打土豪分田地, 

  要拯救穷人出火坑。 

  又说是日本占了东三省, 

  国军不打不出兵。 

  共产党领导穷人闹革命, 

  绕道长征到陇东。 

  玉  玉    姐——开门。(巧珍上开门,大妈随上) 

  巧  珍    快进屋,爹,你也来啦。 

  闫大伯    爹怕路上有麻达。 

  刘大妈    哟,亲家,你也来了,玉玉,快把门关好。(进屋) 

  闫大伯    亲家母,你快去烧点热水。 

  刘大妈    看这娃不当地,咋能叫狗给咬了呢。 

  闫大伯    走,到灶房,听我给你细说。你俩都来(同下) 

  陈  娃    唱   夜沉沉田野静明星闪耀, 

  不由我心浪翻好似江涛。 

  一路上把大伯仔细问过, 

  他也是穷苦人忠厚可交。 

  我决心把真言与他相告, 

  但愿他为革命也能奔波。 

  (刘大妈端一盆热水上,闫大伯、玉玉、虎子、巧 

  珍等随上) 

  刘大妈    大娘给你熬了点甘草水,先洗洗,就好得快些。 

  闫大伯    陈娃,我没问你,你家在啥地方,家里还有什么 

  人? 

  陈  娃    大伯、大娘 

  唱  一句话问得我伤心泪洒, 

  满腹的仇和恨该怎回答。 

  我家住湖北省大别山下, 

  我父母被逼债早葬黄沙。 

  茅草屋被军阀战火焚化, 

  丢下我孤零零漂泊天涯。 

  刘大妈  (夹白)嗨,娃怪可怜的。 

  陈  娃  (接唱)讨要中流落在商洛山下, 

  是红军搭救我苦命娃娃。 

  立誓愿为穷人根除恶霸, 

  当红军打天下挽救中华。 

  刘大妈    怎么?你就是红军?(惊慌地) 

  陈  娃    是!我就是红军,我们是红二十五军第二先遣队,  

  主要是策应朱毛率领的中央和红军主力北上的。 

  是打土豪,除恶霸,拯救穷苦人民的军队,是老 

  百姓自己的队伍。 

  闫大伯    那你咋?…… 

  陈  娃    我是侦察班的,前天到马连铺探察这一带马匪的 

  情况,夜过哨卡时被敌人打了一枪,这腿是枪伤, 

  弹头还在肉里头呐。 

  刘大妈    我的天,把人能吓死。(虎子、巧珍惊愕地) 

  闫大伯    那你……你那俩个人好像就是在平凉帮我要瓜 

  钱的…… 

  陈  娃    对,咱们有缘分,要不,怎么在花家庄又能碰上 

  你。一路上,他们怕出意外,没有敢跟你细讲。 

  闫大伯    哎呀,真巧的很,就是有缘分,那俩个? 

  陈  娃    那俩个是陕西人,是我们打前站的侦察班长,明    

  天要到县城接头,过几天,我们的大部队就要过来。 

  刘大妈 

  虎  子    大部队?…… 

  巧   珍 

  闫大伯    别说了,你们班长刚才走时,把啥都给我讲了, 

  为了保险,我才问你哩,大伯我是赶马车出身, 

  给财东家吆了多年马车,扎火针,挑骨刺,可是 

  一把好手,快,到屋里,大伯先给你取弹头! 

  (一同扶进屋,暗转) 

   

  第二场  

   

  二幕前(白主任上) 

  白主任    唱  听说南边闹红军, 

  县里乡里乱哄哄。 

  马家来人催的紧, 

  各乡各保要抓兵。 

  狼  牙    上唱 联保主任把我等, 

  必有什么大事情。 

  哟,白主任,你叫我? 

  白主任    胡保长,给你保要的那几个兵,怎么样了? 

  狼  牙    前一段县里组织民团,送去了几个,年轻力壮的 

  娃娃不多了,难抽的很,大伙儿都骂我哩,最近 

  风声很紧,实在没法,咳。 

  白主任    你不会想想窍道吗? 

  狼  牙    法子倒想了不少,这一回我用抽签的办法,谁抽 

  上,就得去,听天由命,就看他的手气。 

  白主任    咦,那万一抽不齐,怎么交差? 

  狼  牙    那能呢。(耳语) 

  白主任    哈哈哈……你这眼眼稠的很,怪不得大伙叫你狼 

  牙哩,你嘴嘴不空。 

  狼  牙     别人叫我绰号,你也叫哩,到了地方我进去领 

  人,你组织在外面堵截,照商量的办! 

  白主任    你放心,只要能咬倒几个,还愁咱们没花的?   

  (下) 

  二幕开 

  (虎子家,典型的陇东山区窑洞,草屋,庭院, 

  刘大妈收拾着院内) 

  刘大妈    唱  秋风阵阵乌云滚, 

  村里村外静清清。 

  虎子到镇上去买药, 

  天不亮就起身出了村。 

  儿子儿媳多和顺, 

  不亏我寡妇抓儿一片心。 

  可怜他爹多薄命, 

  含冤早丧目难瞑。 

  我吃糠咽菜苦受尽, 

  拉扯了刘门一条根。 

  那夜晚接来个小红军, 

  他也是苦命和我心连心。 

  为搭救穷人老百姓, 

  离乡背井当红军, 

  多亏了巧珍勤照应, 

  他伤势一天一天见了轻。 

  我在门口将儿等, 

  盼只盼他早日得康宁。(锁上大门,欲走) 

  狼  牙    (上,有点醉意)老刘家的。 

  刘大妈    (一惊)噢,是胡保长。 

  狼  牙     娃呢? 

  刘大妈     他媳妇病了,到镇上买药去了,我给牲口拾草去。 

  狼  牙     哎,你等等,上面给保里又派了几个兵,看来 

  他得去! 

  刘大妈   (大惊)保长,你念起我寡妇抓娃不容易,再说 

  娃刚娶了媳妇,媳妇还有病,你就高抬贵手吧。 

  狼  牙    上面逼得实在没办法,没人去就得掏钱雇兵,你 

  倾家荡产,雇得起? 

  刘大妈    保长,你忘了,一军队伍那阵,老汉有病,虎子 

  还小,硬叫老汉抬担架,结果一场大雨,回家一 

  病倒,就再没起来,我孤儿寡母,好不容易将虎 

  子拉扯成人,刚换过气,你就把他饶了,我记你 

  一辈子大恩。 

  狼  牙    不过,这次我也不硬派,大家亲手抽签,谁抽上 

  谁就去,只好听天由命,谁不怨谁。(欲下) 

  刘大妈    保长……保长,你能不能…… 

  狼  牙    娃回来了自己抽,反正我不硬逼,去不去我也不 

  知道,你怕啥?我到二牛家去就来。 

  刘大妈   (惊呆)老天爷—这是什么世道哇。 

  唱    晴天霹雳一声响 

  六神无主心惊慌。 

  麻绳尽从细处断, 

  屋漏偏无挡风墙。 

  欲灭的灯火刚挑亮, 

  又要抽芯起祸殃。 

  万般无奈没法想, 

  求菩萨保佑我烧高香。 

  老天爷保佑我儿不要抽去当兵……这怎么得了, 

  老天爷保佑,我儿不要被抽去当兵,老天爷,菩     

  萨保佑我儿不要抽去当兵…… 

  (跪地祈祷、虎子急上) 

  虎  子    唱    取罢药转身往回奔, 

  一口气没缓到家门。 

  (见状一惊),妈,你这是干什么,出啥事了? 

  刘大妈    菩萨爷爷保佑,菩萨爷爷保佑(只管念念有词) 

  虎  子    妈,妈,你咋啦?怎么回事? 

  刘大妈    不得了,保长说给咱家派兵啦。 

  虎  子   (吃惊地)啊—— 

  刘大妈    保长刚才来咱家说,叫你抽签,抽上了就得去! 

  妈祈祷菩萨保佑你不要去当兵。 

  虎  子   (悲愤地)噢—— 

  唱    晴天闷雷浑身震, 

  霎时间天地转双目发昏。 

  狗保长心肠狠欺人太甚, 

  把奸巧尽使在穷人之身。 

  抽我如同抽灯芯 

  倒不如全家去逃生。 

  什么抽签不抽签,抽上也去,抽不上还得去,明          

  明是保长在捣鬼,咱们还不如逃出在外,死,咱 

  母子死在一起。 

  刘大妈    我娃说得也对,还是你先到外面躲躲,等过了 

  这关口,再回来,千万不敢叫人发现咱家里有红军。   

  虎  子    妈,那你…… 

  刘大妈    妈就豁出这条命,叫狼牙知道咱家有红军,那娃 

  命保不住,咱一家也难活。 

  虎  子    说的对,妈快进屋,准备(进院后关好门) 

  巧  珍    你回来了,药买下了没有? 

  虎  子    给,你快给熬上。 

  刘大妈    不得了,保长又给咱家派兵啦,快给虎子寻件 

  衣服,叫跑! 

  巧  珍    哎。(转身下,急上拿包袱)给! 

  狼  牙   (敲门)老刘家的—— 

  (众人一惊,刘大妈给巧珍耳语,巧珍急进屋) 

  刘大妈   (开门,虎子怒视不语) 

  狼  牙    噢,虎子回来了,刚好,你妈给你说了没有?这 

  回上面催的紧,南面闹红军哩,中央要马家调兵 

  堵截,给咱保上派了兵,没法子,我也难派,采 

  取抽签,抽上了就得去,听天由命,谁不怨谁。 

  来,虎子,抽! 

  虎  子  (气狠狠地一把抽了数支签,怒目视着) 

  狼  牙    哎!这娃,你不要瞪我,你有本事拿钱雇兵也行 

  么,这又不是给我家拉长工哩。一把抽那么多, 

  拿来!如果有一支不去,都算数,你就不要去。 

  虎  子   (狠狠地甩在地上) 

  狼  牙    看这娃,我又没逼你,你发那么大的火顶啥,这 

  是上面的命令,谁敢违抗,(拾签看)给!看, 

  三支签,签签都是去,看来天命注定,我也帮不 

  了忙。 

  刘大妈    天哪!我娘母怎么活呀。(哭泣) 

  虎  子    保长!你别欺人太甚!(巧珍和陈娃在窗户内注 

  视着院子) 

  狼  牙    不要气勇,快,收拾一下跟我走!门外都是马家 

  军队伍,你跑也跑不脱的。 

  (门外冲进两人抓住虎子) 

  走! 

  虎  子    妈 —— 

  刘大妈    儿啊—— 

  (欲赶上被狼牙用力一推,刘大妈倒下碰在背篼 

  上,虎子被抓走,巧珍急出屋关上大门扶刘大妈, 

  陈娃随后,扶起刘大妈) 

  巧  珍   妈! 

  陈  娃   大娘!    (收光) 

   

  第三场 

  二幕前:数日后 

  (马匪一连长带匪兵跑步上) 

  班  长    立定!(匪兵停止跑步,匪连长上) 

  报告连长,来到村口。 

  连  长    严守各条路口,过往客商要严加盘查,不得放过 

  一个可疑分子。   

  班  长    是! 

  连  长    马班长!这个保上怎么还不见来人? 

  班  长    已经打发传信兵去叫保长了。 

  连  长    日奶奶的!架子不小,快把他给我抓来! 

  班  长    是!(欲下,狼牙随一匪兵急上相遇) 

  狼  牙    马连长到了,快,请到保上去坐。 

  连  长    日奶奶的!架子不小。(抽打狼牙一马鞭) 

  狼  牙    马连长息怒,马连长息怒,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小的立即去办。 

  连  长    前几天从平凉下来几个红军探子,有一个被老子 

  的哨兵打了一枪,带伤逃跑,据可靠情报,人逃 

  到你们保上,挨家挨户搜查,倘若查到就地处决, 

  如若藏匿不交,小心脑袋搬家! 

  狼  牙    是!是!是!一定照办。 

  连  长    分头上岗! 

  众  匪    是!(急跑下,连长随下) 

  狼  牙   (呆了一阵,反醒过来)嗯!——真不是好种, 

  妈的!老子白挨了一个烧炮头。(刘自得上) 

  刘自得    咦!胡保长!我到处找你哩,你愣在这里干啥? 

  狼  牙    被这个老贼连长打了他妈的一顿。 

  刘自得    哎呀!真是 水冲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 

  狼  牙    我说刘刀客,又要抓兵,又要搜查伤员,叫我顾 

  那一头? 

  刘自得    狼牙!你给我带啥牙劲哩吗?接到上面的通知, 

  听说红25军要从这里往陕西逃窜,四路八穴都要 

  设卡防范,据说在瓦亭峡一仗,马家失利,三关 

  口又打了败仗,这几天四十铺正吃紧着哩,马家 

  正调庆阳马开基骑兵团前来增援堵截,这几天突 

  然电话中断,情况十分紧张,你要配合县府,严 

  密监视,夜晚间的口令是“天佑”。打也挨了事可 

  不敢耽误,走!找地方给你消消气,哈哈哈…… 

  (同下) 

  二幕开 

  (月光朦胧,乌云翻滚,陈娃凝视着天空,刘大妈为 

  陈娃熬药) 

  幕后独唱  月儿惨淡星无光, 

  乌云翻滚隐山梁。 

  刀枪难断军民情, 

  魂系泾汭陇原上。 

  陈  娃    唱    一路行军把阵摆, 

  万里征战扫狼烟。 

  那日侦察挂了彩, 

  多亏大伯巧安排。 

  大妈她与我洗伤熬药多勤快, 

  我好似游子赴娘怀。 

  阶级情谊深似海, 

  刀劈斧剁分不开。 

  (陈娃背身擦枪,巧珍上) 

  巧  珍    陈娃!你擦啥哩? 

  陈  娃    擦枪哩,过两天我的伤就痊愈啦,得赶回部队去。 

  巧  珍    这几天我咋没发现你还有枪? 

  陈  娃    连这点秘密都保不住,还搞什么侦探?(笑) 

  巧  珍    陈娃!嫂子给你把衣服补好了,快换上,小心着凉。 

  陈  娃   (感激地)巧珍嫂……(换衣) 

  刘大妈   (包扎着一只眼,端药碗上)娃,把药喝上。 

  陈  娃   (万分感激地)大妈!你的伤势也不轻哇,你还 

  给我熬药。 

  刘大妈    咳!老骨头了,只要不死,还要活哩。 

  陈  娃    唱   千针万缐穿的紧,(静止片刻) 

  普天下穷人心连心。 

  虎子哥被抓你心悲痛, 

  我知你强压悲愤装笑容。 

  大娘啊!看你那满头白发我热泪纵横, 

  如同我亲娘我痛在心。 

  忘不了嫂子为我缝补浆洗多勤奋, 

  纵然我走尽天涯海角狼烟定, 

  忘不了大妈嫂子天地大恩。 

  (跪倒大妈膝下,大妈、巧珍扶起,大伯上) 

  闫大伯    唱   自那日我女婿被兵抓,  

  俩家人如同秋草被霜煞。 

  家藏着伤员心胆怕, 

  闷悠悠来在女婿家。 

  巧珍!开门来。 

  巧  珍   (开门)大,你来了。 

  刘大妈    亲家!你过来了,快,屋里坐。(关好门,进屋) 

  闫大伯    你妈杀了只鸡,熬了点鸡汤,叫陈娃喝上,好补 

  补身子。 

  陈  娃    又劳大伯大妈费心了。 

  闫大伯    快!趁热喝上。(陈娃接汤)给,亲家母,这是 

  我到高良医跟前要了点滴眼睛的药,还有贴伤的 

  刀尖药。巧珍!给你妈先滴上。亲家母,心放宽, 

  只要虎子是个好的,迟早就跑回来了,(安慰地) 

  天闷腾腾的,可能要下雨了,我叫玉玉给牲口割 

  草去了,巧珍好好伺候你妈,抽空把羊在门口放 

  放,改天我再过来给你铡点草。 

  刘大妈    咳!不知道把你拖到啥时候呷。 

  闫大伯    都是自家人,说外啥哩。都怪这世道把人逼成这了。 

  陈  娃    闫大伯,这些天,大妈,我巧珍嫂,你们为我煎 

  药熬汤,洗伤包伤,忙出忙进,真叫我过意不去。 

  闫大伯    再不要说那些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你 

  一个出门的小娃,遇在了我面前,我不帮你谁帮 

  你,你的伤口不好,我心像针扎一样,恨不得一 

  把抓掉,让你早日去寻找部队。这两天风声紧得很。 

  陈  娃    大伯别担心,今天是七月十八,按照计划,我们 

  的大部队马上就要到来,那时候,我们工农红军, 

  就像种子一样撒遍陇原。 

  玉  玉   (背一背斗草急上)姐——开门。 

  巧  珍    哎!(开门帮玉玉将草背斗放下,进屋) 

  玉  玉    大!刚才我听他们说今晚上人静之后进行搜查, 

  狼牙和几个生人鬼头鬼脑地不知密谋什么。 

  闫大伯    啊,怎么?他们要搜查我? 

  玉  玉    我们得赶快将我陈娃哥转移个安全地方。 

  闫大伯    对!巧珍,你赶快收拾件衣服带点吃的,事不宜 

  迟,趁这会没人注意,将陈娃送到老堡子里去。 

  巧  珍    哎。(急下,拿着简单包袱返上) 

  闫大伯    来,事不宜迟,陈娃我背你马上转移! 

  陈  娃    大伯,你看,我能走的动。 

  闫大伯    不行,山路不好走,你路径不熟,万一有个闪失, 

  怎么了得。快!(背起陈娃)玉玉!大门外看看 

  动静。 

  玉  玉   (敏捷地出门观望招手,老汉欲出门,传来脚步 

  声、和人说话声,玉玉急止,进院关上门,窥听, 

  匪连长等匪兵由狼牙引上) 

  马连长    你说的就是这家? 

  狼  牙    就是这家。 

  马连长    赶快叫门。 

  狼  牙    老刘家的——开门来。 

  闫大伯    噝!(吸一口冷气,急忙放下陈娃,四处寻找掩 

  护处,发现草背斗,急中生智,将陈娃放入背斗, 

  用草盖住,忙示意巧珍躲进,刘大妈上前。) 

  刘大妈    深更半夜,是谁哇? 

  狼  牙    我是查户口的,快开门,不然,老子就砸门了! 

  刘大妈    噢!你等等,马上就来(示意玉玉进屋,开门, 

  一伙扮成红军的匪兵一拥而入) 

  狼  牙    这是红军连长,来搜查一伙红军密探…… 

  马连长    嗯!(捣狼牙,狼牙知其说错,忙改口) 

  狼  牙    噢,是他们红军的逃犯,听说住在这儿。(闫大 

  伯出)噫?你怎么在这? 

  闫大伯    你将我女婿抓走了,我女儿又病了,这老婆子又 

  叫你推倒绊伤了眼,我不过来给长长精神,给牲 

  口收拾点草,难道等死不成! 

  狼  牙    噢!应该,应该,你在这儿更好,我们主要是挨 

  家挨户检查,看有没有红军逃犯。 

  闫大伯    红军逃犯?……什么红军、白军,这儿哪来的这 

  些家伙? 

  马连长  (伪装地)老大爷,只要你交出他们,就可以得到 

  一百块大洋。倘若藏匿不交,格杀勿论! 

  闫大伯    哎呀!什么人这么值钱,一百个大洋…… 

  马连长    是一伙土匪,他们要投靠敌人,出卖我们红军的机密。 

  闫大伯    这…… 

  狼  牙    老闫,我看你一定知道,还是早早献出来,免得 

  他们动手!倘若查出来,你吃不了,可得兜着走! 

  闫大伯    保长!   

  唱   你是一村父母官, 

  举足轻重非一般。 

  人命大事是关键, 

  你舌头不敢胡乱搧。 

  狼  牙    唱   到你家买瓜人乱窜, 

  都说有红军侦察员。 

  你快快说出莫怠慢, 

  免得翻个底朝天。 

  马连长   (视退狼牙) 

  唱   我是红军一长官, 

  千里跟踪到这边。 

  这几个红军是逃犯, 

  你莫敢隐藏找麻烦。 

  闫大伯   背唱  他言语齿露多有乱, 

  前言后语不粘连。 

  定是讹诈将我骗, 

  我装聋卖傻不搭言。 

  你是说,我在大路上摆瓜摊,有什么人都来吃瓜? 

  马连长    对,对对对! 

  闫大伯    哎呀,我在大路上卖瓜,吃瓜的人可多啦,有男 

  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 

  狼  牙    你不要鼻子里栽葱装象,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 

  我不讲情面,老实告诉你! 

  唱    你那天平凉去卖瓜, 

  几个人乘你牛车到你家。 

  回到家里把话拉, 

  你莫装聋卖哑巴。 

  闫大伯   唱    人人把你叫狼牙, 

  有肉没肉你都抓。 

  我叫卖西瓜来客多, 

  红军白军我没认下。 

  狼  牙   你胡搅蛮缠,我看你想找死!(欲打) 

  闫大伯   狼牙!你吃的人间饭,办的是阴间事,没有你这  

  个招魂幡,引不来野外鬼!我看红军就是你引来的。 

  狼  牙   (一脚踢倒闫大伯)去你个老狗,你不要栽赃,         

  胡扯蛋!  

  马连长    嗯!(喝退狼牙)老汉,不要怕,说,他们在哪 

  里去了? 

  闫大伯    就在这里! 

  马连长    啊!——(众匪大惊,伏倒作伏击状) 

  闫大伯    哈哈哈,老总,不必胆怕,不要惊慌,前几天这 

  儿倒是来过几个生人,他们扬言要抓红军探子。 

  马连长    对对对!快说快说,他们都干了些什么?到哪里 

  去了? 

  闫大伯    他们干了好多坏事,把我女婿抓了兵,不知拉到 

  那里去了。 

  狼  牙    胡扯!那是咱们自家人! 

  闫大伯    你刚才不是说是红军吗? 

  狼  牙    嗯……我是说前几天来的那几个人? 

  闫大伯    噢!照这么说来,他们走你是知道的,你知道也 

  好,不知道也好,反正是从这儿走的。 

  马连长    从那儿走的,领我们去看。 

  闫大伯    (急中生智)好!玉玉,好好伺候你姨娘,我给 

  “红军”带路去了! 

  玉  玉    (慢腾腾的上,匪兵惊恐地)哎。 

  众  匪     什么人? 

  闫大伯     别害怕,他是我的儿子,玉玉,谨慎门户!走。 

  玉  玉     嗯。(理会地) 

  闫大伯     走,我给你们指那几个人的去向。 

  马连长     走!(众匪一拥而下,陈娃钻出背斗) 

  陈  娃     玉玉兄弟,这伙匪徒是化妆成红军的马家军, 

  是从平凉跟踪下来的,大伯刚才是为了将敌人 

  引离这儿,事不宜迟,倘若敌人知道受骗,可 

  能要下毒手,看他们走远,听见我的枪声,你 

  就大喊:“红军来了,红军来了。”他们非常害 

  怕红军,必然惊慌四散逃命,大伯就会安然无 

  恙的回家。 

  玉  玉     哎!(隐隐而出门下,陈娃从墙角内水道向外连 

  打数枪,玉玉在幕后喊“红军来了,红军来了 

  ——片刻) 

  闫大伯    (急跑上,玉玉随后,巧珍,大妈出屋)陈娃, 

  那里打枪? 

  刘大妈     把人能吓死。 

  闫大伯     这几枪打得好哇,听见枪声和喊话,他们几个 

  匪徒像丢了魂似的,连爬带滚,黑夜漆漆,路 

  又不熟,四处逃命,不见踪影。陈娃,虽说引 

  走了土匪,明天他们肯定还要寻查,玉玉赶快 

  准备,照前面的计划,将你陈娃哥转移到老堡 

  子躲藏,以防万一。 

  玉  玉 

  哎!(转暗) 

  巧  珍 

   

  第四场 

  时  间 : 1935年7月的一个雨天 

  二幕前  (幕后传来狼牙喊声:“红军来了—— 

  跑贼了——过队伍了”群众披麻袋、破布过场) 

  ﹝ 巧珍披着破布遮着头,戴草帽夹包袱上﹞ 

  巧  珍    妈,这么大雨,你跑出来干啥,快回去,你的眼 

  睛还没好。 

  刘大妈    哎,妈都是快死的人了,还怕什么?人都跑光啦, 

  沟里没人,宁要小心!前后都要长眼睛。丝毫不 

  敢露马脚 

  巧  珍    妈,这我知道,你快回去。关上门,不要把身体 

  淋坏,我走了。 

  ﹝幕后又传来狼牙的声音“红军来了——赶快逃命﹞ 

  狼  牙    (搭雨伞上) 

  唱    那夜晚上抓红军, 

  听见枪声断了魂。 

  吓得我连家没敢进, 

  跑到王村听风声。 

  一阵一阵过队伍, 

  尽都是红军小伙子兵。 

  “福顺源”字号东家白老五, 

  拉在了街上用枪崩。 

  金钱都没买下财东的命, 

  红军的枪口不认人。 

  听说红军又上塬, 

  我挨家挨户吆喝躲“贼兵” 

  (探头探脑而下) 

  二幕开 

  ﹝山坳。高粱。糜谷满田野,大雨连绵,吴焕 

  先率红军战士数名,搏风击雨,舞蹈上﹞ 

  吴焕先    唱    风雨中众将士陇原挺进, 

  (红军战士舞蹈行进,上山爬坡,越涧、过渠舞 

  蹈行进)   

  数月来转战南北炼就雄心。 

  反围剿遭失败汲取教训, 

  秣兵马树旗帜图治励精。 

  党中央率主力北上奋进。 

  反动派集重兵阻击紧跟, 

  行军中为诱敌迂回策引, 

  盼早日会雄师挥戈东征。 

  战士们急切切斗志坚定, 

  为拯救苦同胞热血沸腾。 

  都只为我中华早得安定, 

  扫恶魔除匪患义愤填膺。 

  行军中那管他风狂雨猛, 

  排千难除万险炼就雄心。 

  同志们!  我们冒雨行军,一路征战,大家累不累? 

  众战士    不累 ! 

  吴焕先     我们现在已行进在了泾川四坡塬头,大家各自 

  暂避风雨,略微休息,千万莫要惊吓老乡。 

  众战士     是! 

  吴焕先     各自为阵。(众战士纷纷各自而下,吴也随下) 

  巧  珍     上唱   野茫茫心惶惶两腿颤动, 

  满村中众乡亲无影无踪。 

  我要去堡子把陈娃照应, 

  诚恐怕招祸害引火烧身。 

  没奈何暂爬山躲避山洞, 

  却怎么狼牙他后边紧跟。 

  狼  牙      上唱  我一心想巧珍把计用尽     

  都没能沾上边叫人恢心。 

  今日里天做合良缘初定, 

  找地方我把她,我把她……好好温存。 

  哎呀!巧珍,这雨大风狂,兵荒马乱,你不 

  到山沟里躲避,还在这里干什么?等红军? 

  嗯?红军一到,你这么漂亮的少妇,能把你 

  饶了?你没听,红军搞共产共妻,还都不把 

  你挨个儿过手,快,跟我走,小心叫红军把 

  你拉去,连命都没了。 

  巧  珍      你走开!你的好心我知道,虎子要不是你还 

  能拉去当兵吗? 

  狼  牙      你看你!好心倒成了驴肝肺啦,我是说你还 

  年轻,正要活人,虎子虽然抓了兵,那是土 

  匪红军的事,我只不过是跑腿而已,话又说 

  回来,走了就让他走,哎!谁家锅台上没有 

  你一碗饭?快走,雨这么大,淋成病可不得 

  了,我这里有伞,给你搭着。(拉巧珍) 

  巧  珍     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狼!(打一耳光)害的我成 

  了孤苦零丁,还嫌不够,难道你都不怕天打 

  雷轰么? 

  狼  牙     你再骂也无济于事,这么大的风雨,四处无 

  人,真可谓冤家路窄,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 

  前几次我翻墙到你屋前,你娘家兄弟在,我 

  没敢动手,今天真是天做美事,你还能…… 

  (说着拉巧珍,二人搏斗,吴从树后窥见) 

  巧  珍     你这条恶狼!(被狼牙抱住滚打当中滑下山 

  坡)  救命——  

  吴焕先     不许强暴! 

  狼  牙     没你的事,狗逮老鼠多管闲事,小心红军把 

  你抓去!还不赶快逃命! 

  (只顾抓巧珍) 

  吴焕先     同志们!赶快下去救人!(狼牙这才回过神来) 

  狼  牙     啊!土匪,土匪。(欲逃跑被挡住) 

  吴焕先     你是干什么的? 

  狼  牙     我……我是村上的保长,别……别误会,别误会。 

  吴焕先     噢!你就是这儿的保长?怪不得在这儿干坏 

  事,把他抓起来! 

  狼  牙     你们是…… 

  吴焕先     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你刚才在这里的一切, 

  我们都看在眼里,你造谣惑众,又意欲强暴 

  良家妇女,我代表工农红军处决你这条赖皮 

  狗!把他押起来,一会儿当众枪决! 

  狼  牙     红军爷爷饶命,红军爷爷饶命! 

  吴焕先     走! (转暗) 

   

  第五场  

  刘大妈      (在凄楚悲凉地音乐声中摸揣着自言自语) 

  虎子———虎子——我娃你咋还不回来,你在 

  哪里呀,咋这么心狠,连话也不捎,妈想你, 

  眼睛都看不见了…… 

  唱    自我儿被抓了兵, 

  日日夜夜泪沾襟。 

  半月过去无音信, 

  急得我两眼失了明。 

  只丢下贤孝的媳妇相依命, 

  谁料想三天两头躲贼兵。 

  抓兵要款逼人命, 

  这世道穷人活不成。 

  天哪,天哪,兵荒马乱,人不得安宁,难道说 

  把牲口活活饿死不成。天哪,天哪,老天爷, 

  你救救百姓,我给你磕头。 

  (爬下磕头,吴焕先带领几个战士上)   

  吴焕先     张排长! 

  战  士     有。 

  吴焕先     我们先遣队在此进行短暂休整,据我们情报员 

  报告,这个地方是泾平交界处,我们就此驻扎, 

  你们务必要严格遵守红军纪律。宣传群众,动 

  员群众,千万不能恐吓他们,这个地方的老百  

  姓,叫胡、马匪帮整惨了。 

  战士张    政委放心! 

  吴焕先    分头行动。 

  战士张    是!(带战士下,一战士跑上) 

  一战士    报告吴政委,刚才满村勘察,这里的老百姓都跑 

  了,我们连找几家,大门上锁,不见一人。 

  吴焕先    噢!这是怎么回事?(另一战士跑上) 

  一战士    报告吴政委,我们去的那几个村子,人跑的丢下 

  几个拐子和走不动的老头,非常害怕我们,把我 

  们叫老总哩。 

  吴焕先    嗯,一定是敌人进行了反动宣传,老百姓都躲藏 

  起来。(沉思)我们先别打扰老百姓,前面有座 

  庙,我们的指挥部暂且设到那里。先安排一下, 

  然后分头对这些老人做细致地工作。 

  两战士    是!(跑下) 

  吴焕先    小张,这家大门开着,咱们进去看看。 

  小  张     屋里有人吗? 

  刘大妈     (慢慢摸出)谁哇? 

  小  张     我们是红军。 

  刘大妈     (大惊)啊!红军。(倒地) 

  吴焕先      老大娘!别害怕,我们是咱们自己的军队,  

  (吴焕先和小张扶起刘大妈。) 

  刘大妈     (气急败坏地)这号军,那号军,我见得多了, 

  没一个好东西! 

  小  张     这…… 

  吴焕先     老大娘,不要害怕,我们当真是咱们老百姓的 

  队伍,是保护人民的,家里别的人呢? 

  刘大妈     哼!都被你们赶跑了,要杀就杀我这个瞎老婆 

  子,要抢,圈里有两只小羊羔子,还有一头老 

  驴,反正几天了,羊羔没人放,驴也没草吃, 

  拴着还是等死,随你便吧! 

  吴焕先    老大娘,别误会,我们不抢老百姓的东西,我 

  是中国工农红军,是打日本,打坏蛋的队伍。 

  刘大妈    马家队伍、国军、胡宗南队伍、一军,今天这个 

  军,明天那个军,像土匪一样,都是一扫光,今 

  天要草料,明天要粮款,要担架,要抓兵,像梳 

  子、篦子一样,光刮老百姓,把我儿子虎子抓去 

  没一月,你们又来要干啥?把我的眼睛都欺瞎 

  了,你们还要砸我这把老骨头吗?天哪,这还有 

  穷人活的路吗…… 

  吴焕先    大娘,我们不要草料,也不抓兵,是借用你的地 

  方,做顿饭吃,休息一下,我们就走了。小张,快 

  去把卫生员叫来,给大娘看一下眼睛。 

  小  张    哎! 

  吴焕先    大娘,来咱们坐下,好好拉一拉,( 扶大妈坐下) 

  大娘,家里有几口人哪? 

  刘大妈    家里有几口人,你还看不见,这不就我一个呗。    

  (小张领卫生员和小李上)      

  小  王    吴政委,你叫我? 

  吴焕先    小王,你快给这位大娘看看眼睛,儿子被抓了 

  兵,老人家把眼睛急坏了。小张,快去,给牲  

  口拔些草。  

  小  张    哎!(下) 

  吴焕先    宁要小心。 

  小  王    老大娘,我看看你的眼睛,你别害怕,(摘下蒙 

  在一只眼上的布)。大娘的眼睛好像是撞伤的, 

  恐怕再没法治了,这只眼睛似乎可以医治。  

  吴焕先    想尽一切办法,一定给大娘把这只眼睛治疗好, 

  让大娘重见光明。  

  小  王    哎!(医治,冲洗打针) 

  刘大妈    怎么你是个女娃子? 

  小  王    对!大娘, 

  唱  我们是工农子弟兵, 

  咱们都是一家人。 

  俺爹娘被逼债丧了命, 

  我跑到大别山上当红军。 

  为解救苦难老百姓, 

  南征北战杀敌人。 

  大娘,我也是受苦人,天下的穷人都是一家。 

  刘大妈    一家人? 

  吴焕先    对,我们都是一家人,是打土豪,保卫老百姓的。 

  刘大妈    那你咋不把狼牙抓了? 

  吴焕先    狼牙?狼牙是谁? 

  刘大妈    就是保长,他把我们这个村子害苦了,你看,我 

  这只眼睛,就是他带着当兵的,抓我儿子时,打 

  伤的。(哭泣) 

  小  王    大妈,别难过,刚用过药,有话慢慢说。 

  吴焕先    你们的保长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问题搞清楚 

  了,我们一定要处决他! 

  刘大妈    唱   这世道穷人多灾难, 

  老百姓一个个叫苦连天。 

  我一家死的死散的散, 

  但不知何一日才能团圆。 

  吴焕先    唱   大娘她一番话叫人心痛, 

  字字血声声泪悲惨伤情。 

  普天下受苦人一样命运, 

  不由人足踩地双手锤胸。 

  要报仇,要雪恨, 

  要把恶魔一扫清。 

  待来日扫尽乌云国昌盛, 

  愿天下父母乐安宁。 

  一战士    (跑上)报告吴政委,程军长和徐军长电话。 

  吴焕先    小王,你们好好护理老大娘。大娘,我们一定为 

  你报仇,你先在,我有事,待会再来看你。 

  刘大妈    吴长官,你走好。 

  小  王    嘿!我们不兴叫这个。 

  刘大妈    那?…… 

  吴焕先    叫同志——(笑) 

  刘大妈    同志? 

  吴焕先    对!(欲下,收光) 

   

  第六场 

  二幕前    ﹝背米的,拿面的,捉鸡的,担柴禾的,边议论 

  边过场﹞ 

  群众甲    这号军,那号军,过来了不少,不是刁,就是抢, 

  红军来了,还帮咱干活,说话和气,和自己的兄 

  弟一样。 

  群众乙    嗨!狼牙这坏种,胡说什么红军是土匪,杀人、 

  放火,我奶奶在家看门,耳朵听不见红军说啥, 

  反正吃了我家半瓦缸面,却装进了一瓦缸麦子。 

  知道队伍这么好,咱们就不跑嘛,把人冒着大雨 

  爬沟溜渠地…… 

  群众丙   都是狼牙这个狗日的胡说哩,人家烧了我一点柴 

  禾,还留下了钱,我八十岁的老爷硬是不要,人 

  家就是不肯,我爷说:“从大清到如今,他就没见 

  过这么好的军队。”(众说下) 

  二幕开   

  (庙院,天雨连绵。吴焕先在庙檐下看地图,有的 

  士兵烤衣服,群众帮着搭雨棚,刘大妈裹着眼睛 

  和儿媳巧珍背背篼上) 

  刘大妈    唱   这样的好军队从未见过, 

  和百姓似一家说话温和。 

  既不刁又不抢也不惹祸, 

  你送米他送面又送柴禾。 

  和媳妇背来了活羊一个, 

  表一表我婆媳敬军情去走一遭。 

  巧  珍    妈,就在这庙里。 

  哨  兵    干什么的? 

  巧  珍    妈,人家问话哩? 

  刘大妈    噢!问啥话哩? 

  巧  珍    问你干什么来了。 

  刘大妈    噢,我找……那个叫……吴政委的。 

  哨  兵    你等等。(吴焕先已听见,出迎扶进庙院) 

  吴焕先    哎呀大娘!这么大的风雨你还来看我们。 

  刘大妈    听我儿媳妇说,大伙儿送米哩送面哩,我给你们 

  送只羊,把娃娃们身子骨补养补养,好好打坏人。 

  (指巧珍)快把背篼放下。       

  吴焕先    老大娘,这个我们不能要,还有小羊羔哩,你们 

  怎么把它……                      

  巧  珍    不要紧,羊羔已经断了奶啦。 

  刘大妈    啥?不能要?你们给我又治眼睛又割草放羊,要 

  不是早都没命了,你们有情我咋能无义呢。 

  吴焕先    大娘,我们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是红军的 

  纪律。 

  刘大妈    我不管鸡律、鸭律的,反正你得收下。 

  吴焕先    大娘,这么大的雨,你能来看我们,我们就很感 

  激,这就是对我们战士的最大鼓舞。羊你还是背回去。 

  刘大妈     你们是不是嫌我老婆子脏,看不起我,媳妇,快给 

  救命恩人红军跪下。(和巧珍跪下) 

  吴焕先     咦,使不得,大娘快起来,不能这样。(急扶) 

  刘大妈     你们不收,我就不起来。 

  吴焕先     好好好,我们收下就是,司务长! 

  司务长     到! 

  吴焕先     这只羊我们收了,照价给大娘付款。 

  刘大妈     啥?要给钱,你大娘再穷,也不收你们的钱,巧珍, 

  快走。  

  吴焕先     雨这么大,先别走,等雨住了再走。 

  刘大妈     经惯了,这算得了什么。(欲走又止)咦,大娘的 

  眼睛看不见,还不知你是个啥模样,来,叫大娘摸摸。 

  吴焕先    (笑着)好,你摸吧。 

  刘大妈    (摸着)嗯,高个子,挺结实的,多大啦? 

  吴焕先     二十八岁。(几个战士围上来笑着) 

  刘大妈     年轻轻的,就当上官了。 

  吴焕先     没有官,哈哈哈…… 

  众战士     是我们吴政委。 

  刘大妈     政委官?我听你们叫他吴政委,我还当你叫吴政 

  委,政委是个什么官?  

  众战士     就是军长一样。哈哈哈……(众笑) 

  哨  兵     报告政委,闫大伯领着陈娃回来了。 

  吴焕先     噢,(闫大伯和陈娃上) 

  陈  娃     吴政委——(扑在吴怀,众战士热情地相问候) 

  吴焕先     小陈!伤好了吗? 

  陈  娃     好了,好了,多亏闫大伯、大妈、巧珍嫂子给我洗 

  伤口,换药,敌人搜查,他们把我背在堡子里掩护, 

  巧珍嫂给我送饭。你看,这不,好好的了。他们吃 

  了不少苦,大伯还挨了保长的打呢。  

  吴焕先    闫大伯,大妈、巧珍,我代表红25军向你们表示感 

  谢。(敬礼)   

  闫大伯    没什么,没什么,听说你们明天要渡汭河,那可不行。 

  吴焕先     怎么? 

  闫大伯     马匪和民团把守严密,要渡河得走便道。 

  吴焕先     闫大伯,你老人家路径熟悉,能不能给我们探一条便道? 

  闫大伯     这有何难,你们为拯救穷苦人民,不辞辛苦,万水千 

  山,这点情意,老汉是在所不辞。 

  吴焕先    谢谢大伯! 

  众战士    谢谢大伯!(造型  收光) 

   

  第七场 

  二幕开 

  (群众披麻袋片,戴草帽,纷纷议论着过场) 

  群众甲    半月前,闫老汉家歇店的那两个人,就是红军侦 

  探,那个腿上有伤的小伙子叫陈娃,过白水时被 

  马家的哨兵打伤了腿。 

  群众乙    嗨!对了,怪不得,墙上贴了那么多传单,“打 

  土豪分田地”“赶走军阀”大概就是那两个红军 

  侦探贴的。 

  群众丙    可不是嘛,在村上搜查时,狼牙还把闫大伯打了 

  一顿。 

  群众甲    对了,对了,人家把情况早都掌握了,要不红军 

  怎么会把狼牙给枪决了呢? 

  群众乙    狗日的在路上缠巧珍哩,被红军给逮住了。 

  群众丙    走,到庙里红军那里看看去。(众下) 

  二幕开 

  ﹝山野,风雨交加,闫大伯身披蓑衣,赤脚上, 

  吴焕先、巧珍、陈娃随后,舞蹈上﹞ 

  闫大伯    唱   搏风击雨把路探, 

  与红军寻便道冒雨出山。 

  披荆斩棘绕山转, 

  踩泥泞越山涧穿过峡谷下山崖。 

  云滚滚雨濛濛山风扑面, 

  探捷径渡汭河神鬼难猜。 

  定叫那匪贼军中计难辨, 

  引群魔入崖内一举全歼。 

  我绾绾袖、稳稳笠紧紧腰带, 

  一步步,一铲铲筑路山崖。 

  眼看着就要过老鸦赴涧, 

  叫巧珍要操心谨慎过险关。 

  宁要小心呐—— 

  (越崖,跨涧舞蹈) 

  吴焕先    唱   穿云破雾出了山, 

  眼望着汭河水我心似浪翻。 

  半月来在陇原迂回作战, 

  与马匪战数合捷报频传。 

  翻高山渡江河行程二万, 

  反围剿遭惨败冲出硝烟。 

  征途上步步血处处染遍, 

  为拯救全民族早出深渊。 

  狗军阀不顾国连年混战, 

  小日寇乘机开进山海关。 

  党中央毛主席英明果断, 

  驱列强逐外患跃马挥刀斩凶顽, 

  闫大伯为革命忠心赤胆, 

  众父老为我军披肝沥胆。 

  恨不能扭转乾坤天地大变, 

  愿四万万父老兄弟见青天。 

  闫大伯    吴政委,你来看,越过那座山梁,有两条道路, 

  这是西边的一条大道。(指点着) 

  吴焕先    那里有三棵大树。 

  闫大伯    正是的,那是龙王庙院的三棵大槐树。路是从门        

  前通过。你再往这边看—— 

  吴焕先    噢,就是那尖尖的山峰? 

  闫大伯    那叫龙王岭,也有条大路。再看咱们后面南北有 

  四条岭,四条坡,所以叫四坡塬。 

  吴焕先    噢,四坡塬。 

  闫大伯    今天咱们走的这条道,荆棘丛生,荒芜多年,多 

  不被人知,那是我小时候,跟着爷爷多次跑过的 

  山路。而且是下山的一条捷径。 

  吴焕先    好!常言道:“行军贵在神速,作战贵在隐蔽”。 

  这可是行军佳道,闫大伯,咱们今天真可谓“明 

  修栈道,暗度陈仓”哇,哈哈哈……(同“笑”) 

  闫大伯    你再往前看,越过汭河,西去五十里,便是崇信 

  县境,东下三十里就是泾川县城,越过前面那条山 

  岭,就是古城灵台。从这儿过河,水面虽说宽阔, 

  但河底平坦,待到明日老汉引你们渡河(亮相收光) 

   

  第八场 

  二幕前 

  (泾川城郊,幕后传来训练民团的号子声,一二 

  三四,县保卫团团长刘自得哼着小调摇摆而上) 

  团  丁   (跑上)报告团总,刚才县政府通知,宁县208 

  团团长马开基和马培青团长亲自带领两个团,一 

  千多人增援阻击共匪红二十五军,马上就到。 

  刘自得    妈的,一个小小的县城,马国忠一个营还不够, 

  又调两个团的兵力,往那里住,吃饭都成问题, 

  还不把县城给踏平了。各沿途哨卡有什么情况? 

  团  丁    听王村哨上人说红军被马家骑兵团赶上了中原,   

  不知去向。 

  刘自得    嗯!通知训练团,停止训练,向阳保河方向出发。 

  团  丁    是!(跑下。幕后传来口令:立正,马开基盛气 

  凌人,傲慢十足地上) 

  刘自得    (奉承地迎上)马团长为党国社稷,不辞辛劳, 

  请到团部下榻。 

  马开基     你就是该县保卫团团长吗? 

  刘自得     是! 

  马开基     说说红军的情报。 

  刘自得     刚才传讯兵来报,说红军主力已上中塬,不知去向。 

  马开基     中塬在哪里? 

  刘自得     团长请看,(指引)前边那座山叫王母宫山,就 

  是中塬的东头,西边延伸到平凉,华亭,红军 

  有可能往西逃窜,入华亭山。 

  马开基     情报可靠? 

  刘自得     是刚才报告的消息。 

  马开基     从那里可以上塬? 

  刘自得     你看,那个湾子,叫纸坊湾,有路直通中塬。 

  马开基     马上派向导,带我们上塬。 

  刘自得     这……是否先休息一下再…… 

  马开基     这个你不懂,立即出发! 

  刘自得     是!(引下) 

  二幕开 

  ﹝汭河奔流,红军战士试着渡河﹞ 

  一老兵    报告吴政委,有些学兵不懂水性,还有些女同志 

  晕水,也过不去。是否叫一些老百姓。 

  吴焕先    把裹腿解下来,挽成一条长带,顺着过河,再组 

  织水性好的同志,把过不去的同志背着过河。 

  一老兵     是!(跑下,吴边观察地形边组织战士,内喊“山 

  洪下来喽——同志们注意喽) 

  闫大伯    吴政委——(背一盘子绳跑上)吴政委,山洪下 

  来了,水急浪大,叫同志们暂停一停,叫浪头过 

  去后,再入水,迎着浪头,有危险! 

  吴焕先    好,同志们,稍停一会, 小心浪头。 

  闫大伯    给,我拿来盘绳子,一头拴在河沿,让大伙牵 

  着过。 

  巧  珍    吴政委——(和几个男女群众奔上)河水不断上 

  涨,给,这是我家里一节布,挎开弥在一起让 

  大伙牵着过。 

  一妇女    这是我家的一匹布, 

  一  男    吴政委,这是我妈刚织完的一匹布,拿去让同志 

  们牵引过河。 

  吴焕先   (万分感激地)同志们,乡亲们,我谢大家, 谢谢! 

  一老兵     吴政委——有几个战士被水冲走啦! 

  吴焕先     赶快组织抢救! 

  闫大伯     啊——老汉我去!(跳入水中) 

  一  男     我也去!(说着跳入水中) 

  吴焕先     大家小心—— 

  (白布。绳索,一头系在一棵大树上,战士们牵 

  着布练和绳索,有的群众背着战士,搏击着滚滚 

  的激流, 形成一幅壮观地渡河人流画面)  

  幕后合唱 

  鱼入水,鸟入林, 

  人民军队靠人民。 

  艰难自有艰难计, 

  搏风激浪鱼水情。 

  水涛涛,浪滚滚, 

  鱼水情深意气雄。 

  万里长征似纽带, 

  军民团结斗蛟龙。(突然远处枪声) 

  吴焕先    枪声!(一战士跑上) 

  一战士    报告吴政委,从东边上来了敌人,约莫一千多人。 

  吴焕先    (略思)马上和程军长,徐军长联系,右翼埋伏, 

  命令首批过河部队严密监视前方动静,做好战斗准 

  备,保护好群众。报告程军长,徐军长,我马上组 

  织兵力左方夹击。 

  一战士    是!(跑下) 

  吴焕先    张连长。 

  张连长   (跑上)吴政委,你叫我? 

  吴焕先    马上组织连队,东边急速上山,围歼敌人1 

  张连长    是!(跑下) 

  吴焕先    赵连长。 

  赵连长    (跑上)有。 

  吴焕先    火速组织兵力,东边上山,夹击敌兵。 

  赵连长    保证完成任务。(跑下) 

  吴焕先    小强,命令学兵连迅速渡河,据刚才情报,河对岸 

  已有民团阻截,他们多是壮丁,不会打仗,声张攻 

  势,给敌主力造成错觉。然后跟我上塬! 

  小  强     是! 

  (转暗,顷刻复明,四坡塬头,马匪士兵占领 

  阵地,窥测寻视,马开基手执望远镜看汭河方向) 

  马开基    日奶奶的,共军主力已过汭河逃窜,整的老子白白 

  爬一趟山,二狗子! 

  二  狗    有! 

  马开基    前面河对岸,那叫什么村? 

  二  狗    那是百烟村,前面那山叫宝盒子山,从那儿上去, 

  就到张老寺、红渠、良塬老山里啦,那归灵台县管 

  辖,与我们无关。 

  马开基    山下面你们保卫团有没有设防? 

  二  狗    有!刘团总领了一帮队伍,堵截去啦,大概快到了 

  吧,一会儿就有好戏看。 

  马开基    嘿嘿嘿……尕驴日得,不战而逃。 

  (突然一颗信号弹) 

  那里打炮? 

  二  狗    (没听准确)嗯?好像是这边……是那边?…… 

  马开基     到底是那边? 

  二  狗     是不是河对岸我们的队伍和共匪接上头啦?不过, 

  山上边还有我们的弟兄和北面追击的骑兵团,是 

  不是他们 进行断后?   

  马开基     从那里可以下山? 

  二  狗     羊圈哇,就是前面那个窝窝处(指) 

  马开基    弟兄们!从前方那个湾子下山,追击红军! 

  (众匪兵收拾起枪支,攻势,纷纷跑下,马随后下) 

  马连长    (跑上)日奶奶的,中了共军埋伏,快撤马团长! 

  马开基  (跑上,二狗随上)啊——马连长,你是从那里来的? 

  马连长     我从北坡一直追踪到这,你还愣着干什么呀? 

  马开基    嗨!怎么自己人都挤到一块了,日奶奶的,弄了半 

  天,自己人打自己,我们中了红军圈套啦。原来河 

  对岸不是红军主力,主力还在山上。 

  马连长    主力还在山上,后面是红25军程子华、徐海东两个 

  军长亲临指挥,人多的很!快往后撤! 

  一匪兵    (跑上)报告团总,东面又上来一股红军主力部队, 

  听说是吴焕先率领。 

  (敌人如热锅上的蚂蚁乱作一团) 

  二  狗     干脆从这往下跑! 

  马开基    你懂个屁!日奶奶的,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 

  二  狗     羊——圈——哇。(吓成一团) 

  马开基  

  啊!——羊圈洼!    

  马连长    

  马开基     好你个狗日的,你把老子引入羊圈,叫共军围歼!啊! 

  马连长     哎呀!羊圈洼,这可是兵家犯忌的名字,我们被包围 

  啦,赶快冲出突围!各自逃命—(说着跑下,马一 

  把抓住二狗) 

  马开基     原来你和红军私通,故意引我们入圈套,日奶奶的。  

  (说着掏枪) 

  二  狗     团总别误会,别误会。(欲逃被马开基一枪击毙) 

  马开基    冲出突围——(跑下) 

  吴焕先   (追上)同志们,冲啊!——(冲锋号响起,红军追 

  杀过场,马匪丢盔卸甲,仓惶逃命,突然一枪,吴 

  焕先中弹欲倒,小张一把抢上扶住) 

  不要管我!赶快围歼敌人! 

  小  张     吴政委负伤啦! 

  众战士     (围上)吴政委——(一战士急忙背起吴,众随下) 

  小  强    为政委报仇——(众战士如疯似魔与匪兵白刃格斗) 

  马开基    老子的好枪法,哈哈哈哈……(小强跑上命中一枪, 

  马开基倒地) 

  (众红军战士押着俘虏的匪兵,抬着吴焕先,举着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军旗一步一步走向台 

  前,程子华、徐海东,慢慢脱下军帽,众战士行 

  军礼,天幕出现红光,灯 光徐徐暗下) 

   

  幕后合唱:满天风雨满腔仇, 

  革命何须怕断头。 

  工农红军心向党, 

  甘洒碧血写春秋。     

  灯光慢慢复明: 

  场景如同序幕。 

  随之灯光渐渐复明画外音: 

  公元一九三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国工农 

  红军转战至甘肃省泾川县四坡村时,我担任后为 

  掩护任务的223团与拦截红军北上的国民党35 

  师208团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击毙了敌208 

  团团长马开基。红25军政委吴焕先同志壮烈牺 

  牲。(灯光恢复全明) 

  (老汉正振振有词地宣讲着,有些同学气愤地攥 

  着拳头,有的同学擦着眼泪。) 

  老  汉    同学们,这就是当年红军住过的楼,它是红军的 

  见证,了纪念红军,我们管它叫“红军楼”。 

  众同学    红军楼。 

  老  汉    同学们,对面那南山,就是安葬吴焕先烈士忠 

  骨的宝合子山。 

  众同学    宝合子山。 

  老  汉    我们的政委虽然离开我们远去了,但,他的伟大 

  功绩永远留在我们泾川人民的心中,永远留在全 

  中国人民的心中。今天,改革开放的胜利果实无 

  不凝结着先烈们的血迹,让我们以新的硕果安慰 

  长眠在宝合子山下的亡灵! 

  众同学    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 

  (在“红军不怕远征难”的歌声中大幕徐徐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