崆峒区篇

发布时间:2016-04-19 15:28 来源:崆峒区委党史办

   刘伯坚等在平凉商场活动旧址

  ——今人民广场

  1926年春,冯玉祥因率领的西北军失败,到苏联“考察”并求援,刘伯坚(共产党员)参加接待。冯玉祥表示要学习苏军的政治工作经验,并邀请刘伯坚回国任国民联军总政治部部长。刘伯坚到西北军后,同上层人物建立了良好的统战关系,还积极用革命思想改造这支从军阀阵营中分裂出来的部队。

  1926年7月,席卷全国的北阀战争全面开始后,中国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冯玉祥所部国民军进驻甘肃,孙良诚部迅速消灭了盘踞在陇东的军阀张兆钾,于8月30日进驻平凉。11月中旬,冯玉祥和刘伯坚、苏斯曼诺夫等,随国民军联军总司令部、总政治部一起到达平凉,中共北方区委派刘伯坚任冯玉祥国民联军总政治部副部长,与共产党员吴天长、冀明信等多次在平凉商场(今人民广场)组织群众集会、演讲,宣传孙中山“联共、联俄、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及国共合作、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政治主张,宣传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的前途。11月28日,国民军西北联军解围了被困8个月的西安古城。12月5日,中共中央局提出,西北可自成一区。12月15日,中共北方区委正式向中央报告,建议将甘肃、宁夏及陕北地区党组织、原豫陕区委领导的陕南、关中等地党组织改由中共陕甘区委领导。25日,冯玉祥先后在平凉商场群众中和平凉县总工会召开的工人代表会上发表演说,提出了“不扰民,真爱民”、“打倒帝国主义,取消不平等条约”等政治口号,并将“打倒列强、铲除军阀、扫除贪官污吏;为人民除水患、兴水利、植树造林、兴办教育”等标语口号广为张贴。将“我们一定要把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扫净除尽;我们誓为人民建设极清廉的政府;我们为人民除水患,兴水利,修道路,种树木,及做种种有益的事;我们要使人人有受教育、读书识字的机会;我们训练军队的根本目的是为人民谋利益,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武力”的题词刻碑,树立在平凉、泾川等县城门口。同时,取消了县长以上官员出门上街必乘马坐轿、进出衙门要放礼炮等旧习俗,命名平凉中山街、组织修建中山桥、整修平凉商场和戏台等。

  冯玉祥国民革命军西北联军

  总司令部、总政治部旧址——今市委驻地

  1924年3月8日,李大钊任改组后的中共北京区委兼北京地委委员长。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李大钊担任国民党在北方的最高领导机关——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北京分会主持人,积极联合冯玉祥领导的国民军向直系和奉系军阀做斗争,先后派大批共产党员到北方各地开展革命活动,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帮助国民党整理党务,改组北京市的国民党组织,开展反帝反封建革命斗争,发动工农运动,建立党、团组织。1925年10月,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决定改组中共北京区委兼北京地委,成立中国共产党北方区执行委员会(简称中共北方区委),由李大钊任书记;决定加强对甘肃省在内的北方地区国民革命运动的领导。李大钊抓住冯玉祥倾向革命的有利时机,向冯玉祥统辖的国民军中派遣大批共产党员开展革命工作,并建议苏联顾问组积极参与对国民军的政治工作。

  1925年9月,甘肃省城兰州的地方军阀李长青发动兵变,夺取甘肃省长兼陆军第一师长陆洪涛的军政大权,北京政府任命西北边防督办冯玉祥兼任甘肃督办,以控制甘肃局面。冯玉祥接受李大钊发展西北的战略计划,遂任命国民军第一军第二师师长刘郁芬代行甘肃督办,率军西征甘肃,平息兵变,由督办公署统一指挥全省军政大权。盘踞在平凉的陇东镇守使张兆钾却倒行逆施,与北洋军阀吴佩孚相勾结,反对国民军进入甘肃,并于1926年5月12日出兵向兰州进军,先后占领定西、榆中至兰州城东40华里。刘郁芬急调师长孙良诚、旅长梁冠英、吉鸿昌与张兆钾所部刘福生、韩有禄会战于会宁、静宁,派宁夏马鸿逵进驻固原从六盘山进行截击。张兆钾两面受敌,直至8月28日国民军攻破三关口时,张兆钾被迫退出平凉,经华亭入陕西,后逃至大连。30日,国民军进驻平凉,孙良诚代理陇东镇守使。中共北方区委派驻国民军中的共产党员宣侠父等先后随军来到平凉,开展革命活动。

  1926年7月9日,中国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师北伐。李大钊请于佑任去莫斯科敦促正在苏联考察访问的冯玉祥回国参加北伐战争。8月,冯玉祥与刘伯坚同苏联军事顾问苏斯曼诺夫一同回国,李大钊向冯玉祥提出“固甘援陕、联晋图豫”的发展战略,冯玉祥立即响应北伐,于9月17日在绥远(今内蒙古)五原誓师,就任国民革命军西北联军总司令(后改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于佑任为副总司令、鹿钟麟任总参谋长,石敬亭任总政治部主任,共产党员刘伯坚任总政治部副部长(后代理部长)。五原誓师后,冯玉祥采纳了李大钊“进军西北,解围西安,出兵潼关,策应北伐”的建议,计划从10月初开始,率领10万大军分三路向陕北、宁夏、甘肃陇东进军,然后进入关中,解西安之围,再出潼关与北伐军会师。国民军联军大部分经过平凉、泾川等地,使平凉地区成为国民军进入中原的后方基地,受到平凉人民的热烈欢迎和支持。不少青年报名参军,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积极筹措、运送粮草。各族各界人士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主动出钱捐物,大力支援国民军进行北伐战争。国民军驻防平凉达3年之久,调动频繁,也给平凉人民增加了沉重负担。其后,赋税激增,兵荒马乱,使人民遭受严重损失。11月中旬,冯玉祥和刘伯坚、苏斯曼诺夫随国民军联军总司令部、总政治部一起到达平凉,驻张兆钾公馆(今平凉市委驻地),在平凉召开甘肃省党政军会议,任命随军财政委员会委员薛笃弼为甘肃省长、李世军为国民党甘肃省临时党部负责人(实为广东国民党中央所派),安排甘肃党政军各项工作。

  西北军官学校旧址——宝塔梁

  1926年7月9日,中国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师北伐。五原誓师后,冯玉祥采纳了李大钊“进军西北,解围西安,出兵潼关,策应北伐”的建议, 10月初,率领10万国民军联军分三路向陕北、宁夏、甘肃陇东进军,然后进入关中,解西安之围,再出潼关与北伐军会师。国民军联军大部分经过平凉、泾川等地,使平凉地区成为国民军进入中原的后方基地,受到平凉人民的热烈欢迎和支持。不少青年报名参军,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积极筹措、运送粮草。各族各界人士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主动出钱捐物,大力支援国民军进行北伐战争。

  11月中旬,冯玉祥和刘伯坚、苏斯曼诺夫随国民军联军总司令部、总政治部一起到达平凉,在平凉召开甘肃省党政军会议。并听取刘伯坚建议,由刘伯坚带中共党员吴天长等人进行考察,在平凉城东门外宝塔寺内成立了国民军联军西北军官学校,任命王文彬为校长,在国民军联军和杨虎城部队选送招收学员200名,并在平凉省立二中、第七师范学校及一些社会青年中招考选录了高紫岳、孟企三等10多名地方学员。学校学员被编成步兵一队、步兵二队和工兵一队,接受政治、军事知识的学习和军政技能的训练。1927年2月,西北军官学校迁至西安,改扩建为中山军政学校,成为中共党组织掌握的一所军事学校,陕北等地的部分红军将领就是这个学校培养出来的。

  平凉县总工会旧址—张公祠(今红旗街小学)

  1926年12月,在驻平凉的国民军中从事政工工作的共产党员吴天长和冀明信着手发动和组织工会工作,发展1200多名手工业工人入会,建立了平凉县总工会。工会下设行业分会,通过召开会员代表大会,选举刘生贵、何健璋、赵金鹏、妙其明、王正明、雷登云6人为工会委员,刘生贵任常务委员,吴秉璋为文牍。工会会址设在县府街张公祠(今红旗街小学)内。这是甘肃境内成立最早的工会组织。参加工会的有铁器、木器、皮毛、纺织、缝纫、毡毯、旅店、饮食、运输等23个行业。冯玉祥和刘伯坚、苏斯曼诺夫等出席工人代表大会,冯玉祥在会上发表演说,宣讲大革命的形势和反帝反封建、除军阀的任务等。工会在张公祠办起工人夜校和工人子弟学校,组织工人学习文化、政治,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孙中山“新三民主义”,开展改善待遇、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在郊区,以柳湖村为基础开展革命宣传活动,准备成立农民协会。工人学生和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活动,使平凉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革命高潮。但是,由于冯玉祥在郑州与蒋介石密谋反共,陇东镇守使署和平凉县公署对工会组织活动进行多方限制。1927年7月,大革命失败后,工会被迫停止活动。

  平凉青年社成立大会旧址——

  省立第二中学(今平凉一中)

  中共平凉特支成立后,根据革命斗争的需要,按照中共陕甘区委的指示精神,吴天长秘密开展发展党员和壮大革命队伍的工作。1926年5月,吴天长利用去西安向陕甘区委汇报工作之机,申请区委派共产党员姜炳生、贺鸿针2人来平凉工作。李克生在省立二中发展团员1名,经共青团陕甘区委批准,成立共青团平凉特别支部,由党员冀明信任支部书记,贺鸿针兼搞团的工作,先后隶属共青团陕甘区委、共青团陕西省委领导,活动地点在平凉县西大街万寿宫。党团员一起过组织生活,叫党团会议。同时,还积极发展党、团外围组织。1926年秋,吴天长、冀明信在省立二中和省立第七师范积极发展成员,于1927年4月成立了以城区中等学校学生为主要对象的平凉青年社(又称中共平凉青年社)。青年社为党团外围组织,吴天长任社长,冀明信任总干事,干事有韩庄、周凤歧(周仁山)、杨维廉、马良弼、刘毓凤,共有社员50多名,受中共平凉特支和共青团平凉特支领导,下设若干股,分别由韩庄、刘毓风、周凤岐、台和中、马良弼、宋国杰等任股长或组织、宣传、文艺干事。青年社成立时,除照相留念外,还给社员发了《资本论》、《唯物史观》等进步书籍和油印证件。据当时参加青年社的人回忆,两校约百分之二三的学生参加了这一组织。青年社组织学习《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唯物史观》等马列书籍,并组织宣传队,举办多种形式的讲座会、演唱会,成立平凉新文化剧社,排演《李大钊》等具有革命意义的话剧、歌舞等,向人民群众教唱“打倒列强,除军阀,努力国民革命”的歌曲。青年社成立后,定期组织学习马克思主义,座谈、交流学习心得,并在公开场合进行演讲。青年社还组织中学、师范两校学生会,成立学生联合会,利用“五一”、“五四”、“五卅”等各种节日和纪念日开展反帝反封建宣传活动。在暑假期间,还举办暑期学习班,由吴天长、冀明信向学生讲授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和孙中山“新三民主义”。7月大革命失败后,青年社搬到集贤巷一居民院落秘密活动。9月,一些骨干分子因被追捕而逃离平凉,青年社解体。

  《新陇民报》社旧址文庙巷万寿宫

  ——今平凉军分区

  1926年10月,在国民军中工作的共产党员吴天长、冀明信随军到达平凉。12月,他们按照国民军总政治部部长刘伯坚的指示,以国民军和国民党名义创办《新陇民报》,宣传新文化、新思想,社址设在文庙巷万寿宫,吴天长任社长,冀明信任总编辑,吸收省立二中学生韩庄、刘培华等任编辑、记者。后为中共平凉特别支部机关报,是共产党在甘肃最早创办的报纸。报纸初为油印。1927年5月,吴天长在西安购置石印机一部,改为石印、四开二版日报,印刷质量和发行数量显著提高。中共陕甘区委又派共产党员姜炳生、贺鸿针来平凉,担任编辑、记者。平凉特支还组织党团员及国民军向有关单位发行《西北人民》、《响导》等报刊以及中共陕甘区委发送的有关文件,组织党团员和革命青年学习,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党团员和学生中的积极分子也参加报纸编辑、采访和发行工作。报纸除宣传国内外重大时事、大革命活动、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外,还刊登平凉的工运、学运和国民军在平凉的一些活动,是进行革命宣传的重要阵地,上级党组织曾称赞这一报纸“具有不小的宣传力量”。

  1927年7月15日,随着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背叛革命,国共合作的大革命运动宣告失败。中共平凉特支以国民军和国民党名义,继续维持《新陇民报》的编辑出版,即时转入隐蔽斗争。1927年冬,因形势恶化而被迫停办,吴天长、冀明信离开平凉去西安。在吴天长、冀明信等共产党员离开平凉后的第二天,国民党平凉当局即派人查封《新陇民报》,报纸停办。

  一野十九兵团入城式旧址——平凉解放路口

  1949年7月28日,随着灵台、崇信、泾川县的解放,国民党平凉专、县政府要员深感末日临头,慌忙弃城西逃静宁。残留在城西郊八里桥一带小股宁马的后续骑兵部队不甘心于失败,每天进城骚扰、搜索,在附近村庄进行骚扰抢劫。中共平凉市工委立即指示各地地下党组织,不要急于暴露身份,秘密组织群众维持当地秩序,做好支持和迎接解放军的准备工作。城市中的党组织根据市工委指示,在不便暴露地下党员身份的情况下,秘密串连城区工商界、文教界和宗教界等知名人士出面活动,组织人员相机解决马家军残兵,维持城区秩序,保护被敌未带去的枪支弹药、粮食、公文、公物等。遂即成立了迎接解放的组织,分头负责,保护公文、财物及所留的武器弹药,并商议部署了派代表迎接解放军的事宜。一部分自卫队官兵,在队内地下党员鼓动下,弃暗投明,自觉组织起来维护地方治安。城区虽出现两昼夜之空虚,但由于市工委的巧妙安排和组织人员秘密工作,城区秩序井然。

  根据市工委指示,农村中的地下党组织,一方面秘密组织游击队进城巡逻,防止坏人乘机抢劫,另一方面组织和带领游击队接收了一些乡公所的武器、物资和文档资料等,并组织群众筹集大批粮草,以备解放军到来之用。白花游击队在西兰公路频频出没,消灭散兵游勇,收缴武器弹药,先后缴获手枪7支、步枪100多支、轻机枪4挺、迫击炮3门及子弹、手榴弹、马匹等。沿途的群众早已受够了马家军无恶不作的迫害,听到解放军要打过来,都自发地为解放军做好饭菜,等待解放军的到来。长沟门村是地下党组织早已建立的红村子,离郿岘镇10多里路,全村有30户人家,在马家军溃退的几天里,抓去了14名青壮年,抢去了13头耕牛和群众的许多粮食。听到解放军到了泾川,全村群众连夜蒸馒头,擀面条,准备饭菜。两天后解放军炮兵团进入郿岘休息准备吃饭时,群众纷纷送来了热馒头和饭菜,当解放军指战员迷惑不解时,群众说只要是解放军就行!指战员们被群众朴实的话语和诚恳的热情所感动,一边急忙为群众找烟、端水、让座位,一边立即组织人员对群众送来的食品逐户进行登记,以便按价补偿。团首长还让群众推荐出15名代表到各营、连去讲话,控诉马家军的罪行,对指战员们进行了阶级教育。草峰等地的地下党组织也组织部分群众,赶到西兰公路上,为西进的解放军送上了热蒸馍和饭菜。

  29日,解放军一野十九兵团六十三军和陇东地方部队十三团、十四团离开泾川到达白水镇,六十五军离开崇信也随之到达白水,中共平凉市工委书记向景义赶到白水与解放军首长接头后随部队西进。先期到达白水的六十三军立即派出侦察部队沿西兰公路进城侦察。此时,宁马也派出一个骑兵排在城西附近进行侦察窥探。敌骑兵发现解放军侦察部队进城后,惊慌失措,立即向城西仓惶逃窜。解放军侦察队奋起直追,在八里桥一带将敌骑兵全部击毙。

  30日晨,十九兵团主力部队进至十里铺、七里店、宝塔梁等附近吃饭休息,并派出政工人员进城开展工作,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张贴人民解放军布告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地下党组织也把写好的迎接解放军的标语张贴出来,动员群众准备茶水、小旗,迎接解放军。中共平凉市工委地下党负责人张友三、韩天俊也赶往十里铺与部队首长接头,介绍城内情况,并随部队一同进城,城区的各界代表也到七里店迎接解放军。午后,在部队和地方党组织的共同协商组织下,部队举行了庄严隆重的入城仪式,宣告了平凉的解放。走在前面的军首长、军乐队及一部分步兵,吹着嘹亮的军号,迈着整齐的步伐,分四路纵队前进。接着跟进十几辆汽车,载着衣着整齐高唱战歌的士兵,随后又是各种炮兵、装甲兵、坦克兵,拉着各种大炮、开着装甲车、坦克车,宛如一股炽热地钢铁巨流滚滚向前。上万人的市区和城郊的各族各界人民群众,手持小旗,敲锣打鼓,高呼口号,鸣放鞭炮,争献茶水,欢天喜地,夹道欢迎解放军。“人民救星!”“欢迎解放军解放平凉、进军大西北!”“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等欢迎的标语不但贴满街道两旁,也贴到了大炮上、汽车上和坦克上,群众的口号声、鞭炮声,部队的军号声、歌声和汽车、坦克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响彻云霄。入城式进行了4个多钟头,军队和人民群众都沉浸在了胜利的欢乐气氛之中。

  8月1日,平凉城区军民举行了盛大的纪念“八一”建军节庆祝大会。数万城乡群众汇聚商场和城区街道,和解放军指战员一起参加了庆祝大会,观看了解放军文艺宣传演出。广大劳苦群众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热闹过,整个城区从早到晚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会议宣布成立平凉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命十九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潘自力任军管会主任,中共平凉地委书记惠庆祺任副主任。军管会下设秘书、政务、军务、公安、财经、交通、文教、卫生8个处,由兵团抽调干部负责办理各处具体业务。军管会成立后,立即对平凉县城实行军事管制和宵禁,出示约法八章《布告》,接管《陇东日报》,出版《新闻快报》,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介绍军管会工作进展情况,稳定民心和社会秩序。为了进一步加强接收接管工作,同日成立了平凉县人民政府,暂由中共平凉市工委书记向景义代理县长,负责协同军管会开展平凉县地方管制工作。

  3日,陕甘宁边区政府任命的平凉行政督察专员王治邦,带领陇东第二随军干部队进驻平凉,中国人民解放军陇东分区警备二团同时进驻平凉。午后在北教场举行了数万军民参加的庆祝平凉解放大会,会议隆重宣告了中共平凉地委、平凉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平凉军分区的正式成立。

  中共平凉特支联络点—柳湖乐育亭

  “五四”运动后,在北京、西安等地求学的陇东青年王孝锡、保至善、任鼎昌等,最早学习了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并把新思想传播给了平凉的省立二中(今平凉一中)、第七师范的师生和一部分工人群众和进步青年之中。与此同时,中共北方区委向冯玉祥国民军中派遣大批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为党在西北地区开展革命工作创造了条件。刘伯坚、吴天长、冀明信等积极组织开展革命活动,创办《新陇民报》,组建工会、学生会,秘密发展党员,筹建党团组织。1927年2月下旬,受中共北方区委的指示,邓小平(时名邓希贤)与王涤亚(时名王成荣)等赴西安参加党的工作经过平凉,向吴天长、冀明信了解了平凉革命运动的发展、党组织创建和社会发展现状,对今后工作交换了意见。邓小平到西安后向中共陕甘区委介绍了党在平凉的革命活动情况,并提出了建议。1927年4月,面对党在平凉革命斗争形势的迅速发展,中共陕甘区委在西安听取了吴天长对党在平凉革命情况的汇报,经中共陕甘区委批准,平凉地区最早的党组织----中国共产党平凉特别支部成立,吴天长任书记。平凉特支成立后,特支书记吴天长和特支其他党员曾在柳湖乐育亭(今柳湖公园西湖)领导军队政工人员和青年学生围绕党的“三大”确立的联合战线和策略方针,在中共北方区委、陕甘区委的领导和指导下,广泛宣传救国新思想,发展进步青年加入党组织,积极组织开展各种革命活动。同时,健全工会组织,领导工人游行示威,向政府请愿,进一步掀起平凉工人运动的高潮,进一步推动了平凉反帝反封建国民革命运动的开展。柳湖乐育亭是大革命时期中共平凉特支活动的重要据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