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红一方面军长征过静宁(摘录)

发布时间:2016-09-09 17:15 来源:平凉日报

   西兰公路遇敌激战

  在通渭城休息一天之后,为了迅速通过西兰公路,我军三个纵队分成三路,平行向界石铺前进,行程百余里,分两天走。拂晓开始行动,一出城门就上山,是西北高原的光秃秃的黄土山。离开通渭三、四十里之后沿途都有回民村庄,回族人民很多能讲汉话、识汉文,对我们的宣传品争先抢阅,对我们非常亲热。他们在我军经过的路边摆好茶水,并有人不断地说:“红军先生!咱们没有啥东西招待,请喝茶吧!”

  我们对回族人民的盛情,招手表示感谢。这一天因国民党军未发现我军的去向所以只敌机来骚扰了几回,我们未遇到敌军阻击。我们到回族村庄宿营时,首先去拜访阿訇,请他招呼回民让出一些房屋给我军宿营,并按市价把粮食卖给我们。我们完全遵守回民的风俗习惯,杀羊宰鸡都按回民的教规办事,并不借用回民的家具。我们与回族人民都感到十分融洽。

  第二天因为就要到达静宁和会宁的中间地带,所以早晨三点就出发,仍以备战行军的状态,分三路平行并进。右路一纵队准备迎击静宁方面的来敌,左路三纵队防备会宁方面的敌人出击。果然不出我们所料,行进不到8个小时,右边就发现了断续的步枪声,接着枪声越来越密,不一会机枪声大作,然而热闹了两个小时就平静了。原来是我右路军和从静宁县城出来侦察的国民党的—个团遭遇了。红军是打遭遇战的能手,我军行动迅速,打得敌人仓皇逃跑。左路军也听到了枪声,但是劲头不大,原来是民团从碉堡里乱放冷枪。中路纵队除下午敌机来扰乱了两次之外,顺利地到达了西兰公路上的界石铺,左路纵队也按时到达了界石铺以西二十里的公铺(朱山、上河村),右路纵队进到了界石铺以东的西兰公路沿线(高家堡)。西兰公路东西数十里均被我军控制,我军到达西兰公路一线,本应立即继续北进,但为了补充粮秣,分发缴获的胜利品,以及收容落伍人员,故又决定休息一天。在我军占领西兰公路沿线期间,总共截获由西安运送军服、鞋袜等给国民党毛炳文部的辎重汽车10多辆,解决了我军各单位的一些迫切需要。我们从西兰公路上的普通行人口里,了解到东西两面敌人的一些动态。我们各单位把这些行人招待起来,他们的态度,一般是友好的。我们给他们进行一些宣传后,在我们离开公路时,很客气地把他们送走了。

  为了预防国民党军再从东西两侧夹击,我军星夜开始离开界石铺,但是因为一离开界石铺就上山,所以直到拂晓才逐渐脱离了西兰公路。这一天,一纵队仍为右路,二、三两纵队为左路,两路平行向北行进。我们离开界石铺后,敌人于正午即到达了界石铺,但并未尾追我们。可是右路却被从静宁出击之国民党军赶上了,从此以后几天内,右路军没有能够摆脱这股追敌,只好边打边走。我们当时的目的是争取迅速北上,不准备反击后面的敌人,而敌人因一时无法集结部队,也无法同我军决战。因此,我们当天还是走了八、九十里路,到达了平凉和固原两县交界的地区。

  蒋介石当时的战略方针是:紧紧跟着我们,不让有休息的机会,使我军增加减员数字,以图达到不战而削弱红军的目的。由于敌人脚跟脚地追击,我们就不得不日夜急行军,因而减员数字确实有一些增加。然而,反动的敌人官兵矛盾,士气低落,想要同政治上团结、组织上严密、经过两万多里长征锻炼的红军赛跑,他们更是疲于奔命的,减员更要高出数倍。

  回族群众热情欢迎

  右路军沿路边战边走,当天与敌人相距十里对峙宿营。二、三两纵队组成的左路军当晚又在回民地区宿营。这里的回民对红军更热烈欢迎。阿訇领着教徒,在路边摆了许多桌子,桌子都铺上各色桌布,桌上摆着许多水果、糕饼等,桌子两旁放着两把椅子。阿訇站在桌子旁边向我们拱手欢迎。有的村子回族群众在红军经过时放了不少爆竹。红军的领导同志很热诚地与阿訇站在街上交谈。当夜10时,忽有群众来报告,离我们驻地十五里处来了敌人,司令部派便衣队去侦察,发现确有敌人,但具体情况不明。于是命令各部队立即做饭,晨一时继续行进,以便脱离敌人的追击。出发时禁止点马灯、火把,不准吹号叫喊。在黄土山上蜿蜒夜行,到天亮整整5个小时,才走了不到二十里路。天亮下了山,又要渡河,因时令已进入深秋,徒步过河太冷,为了避免受凉,部队按行军序列过桥。

  围歼敌骑兵

  左路二、三纵队过了河,进入了平凉固原公路(西兰公路旧道——编者)地区,摆脱了跟踪追击的敌人。右路军也把尾追的敌人抛在后面,走过了平凉固原间的公路(西兰公路旧道——编者)。左路军很快就接上了右路军的尾巴。两路军又会合在一起了,大家都很高兴。但是,尾追右路军的敌人又赶上来,跟在左路军的后面。这时,我们分为几路纵队,迅速转向东走,以便火速离开平固公路沿线(西兰公路旧道——编者)。因为敌人并无决战之意,所以,我军仍然不慌不忙地向前行进,我们的目的是北上抗日,也不准备同国民党追敌决战,只用后卫抗击阻敌,前面部队仍然迅速前进。

  我们寻小路上山,一纵队全部上山后,二、三纵队还未全部登山,而追敌已经赶到了。红军擅长山地作战,爬山敏捷,待追敌接近山坡时,我们已占领阵地,展开了部队。敌人不得不停止于山下,只能用火力追击,实际上只好在山下用望远镜观望我们前进。

  但是,在我们行进中,忽然在我们右侧不很远处尘土飞扬,显然是敌骑兵在向我军前进的道路行进。为了避免敌骑发觉,我们暂时将部队集结隐蔽起来,以便弄清情况,决定行动。不一会,观察哨兵报告,敌人约500匹马,20多辆马车,已进入青石咀休息。一纵队的指挥员在望远镜中发现,青石咀的所有房子都冒起很大的黑烟来,判断敌人一定在做午饭,连警戒兵都未派出,马匹都散在公路两边吃草和打滚。为了扫除前进道路上的威胁,就派一个团从北面跑步迂回到青石咀后山,截断敌北去道路,一个团从南面控制公路,防敌回窜,并准备打敌援兵,另一个团从正面突击。我突击部队机关枪一响,正在屋内吃午饭的敌人想冲出抵抗,已来不及,只好匆忙上马向青石咀后山逃窜。这时,我迂回部队早已占领阵地,机枪手榴弹已在等待着敌人,敌人走投无路,只得下马投降。这次战斗仅花了3个小时。

  这次意外的胜利缴获了10多辆马车的子弹和军衣,指战员高兴万分。从雪山草地长征以来,我们穿的衣服十分单薄,实在破烂不堪了。进入甘肃以来,虽然沿路购买了布匹,利用休息时间,采取各种办法缝了一些,在西兰公路上缴获了一些军服,发给了那些最困难的单位,可是远远没有解决问题。这次又缴获了大批现成的军衣,战士们都高兴地说:“问题都解决了。”

  这次缴获的几百匹好马,不仅使得伤病员都有马骑,不需要同志们搀扶着走,而且有些长期没有骑马的指挥员,又有马骑了。

  这支敌骑兵是东北军的。这些兵是亡了家乡、流落在外的东北人。经过我们宣传北上抗日,打回老家之后,多数人都愿加入红军,共同抗日,同我们一起继续东进。(成仿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