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一段传奇,树起一座丰碑——为党的民族事业鞠躬尽瘁的革命志士-周仁山

发布时间:2017-03-09 09:54 来源:平凉日报

  他,在出生于甘肃华亭县,从平凉走向全国,在中国革命和政治舞台上风云一生,为争取民族宗教人士参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长期扎根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积极发动群众,建立蒙汉人民武装政权,进行武装斗争;在内蒙、青海、西藏、新疆少数民族地区艰苦奋斗40多年,曾三次路过故乡,却未能进入家门;他是文革之前,在西藏工作过的11位党委书记中唯一到过阿里地区的书记,也是在西藏文革时期受迫害最严重的两个高层官员之一;他历经磨难,亲身经历和见证了党的发展历程,把一生奉献给了党的民族事业,为党的民族事业书写了一段传奇,树起了一座历史丰碑。他就是我国杰出的民族工作者——周仁山。

  内蒙古早期革命辗转艰辛。周仁山,原名周凤岐,字翔生,因思“博爱谓之仁,仁者后道如山”,而改名仁山。1912年11月出生于甘肃华亭县。1927年,考入甘肃省立第二中学(今平凉一中),参加了党在平凉建立的外围组织“中华革命青年社”。1930年祖父和县教育主管部门及北京陕甘会馆甘肃同乡资助下,考入民国时期著名的法科大学——北平朝阳大学法学系读书。上大学时,与在北京的中共蒙古族地下党员苏剑潇成为挚友,受其影响,1935年参加了“一二.九”抗日救亡学生运动。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 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号召实行全民族抗日战争,周仁山便毅然地从北京奔赴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投身革命,接受该办事处负责人谢觉哉同志派遣,以兰州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任命的额济纳旗防守司令部汉文秘书的身份,只身到蒙古的额济纳旗,以给该旗王爷当秘书的身份作为掩护,宣传中共的抗日主张和民族政策,开展地下工作;团结争取蒙族上层人士,参加我党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组织少数民族群众进行抗日活动。1938年春,他到延安抗大学习,并加入党组织。1939年春,被中央第二次派赴额济纳旗,利用兼任国民党额济纳旗防守司令部秘书、额济纳旗小学校长的公开身份,一边教学、一边帮王爷训练部队,同时完成党组织交给的教育蒙古青年和团结蒙族上层,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和民族政策的工作任务。在国共合作时期,他两次到额旗,均由国民党军委会军部委任官职,但所做的工作却是中共地下党工作,一直受到驻地专员公署的监视,身处险境。与蒙族上层的接触和工作经历,得到盟王爷的掩护,最终脱离险境。1939年冬返回延安,被李维汉留在中共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政策研究室工作,参与党中央《回回民族问题提纲》、《蒙古族问题提纲》等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艰苦岁月里,中共中央西北局决定重建伊克昭盟工作委员会,1943年至1949年,他先后任鄂托克旗工委书记、伊克昭盟委副书记,兼任伊盟支队政委。他积极发动群众,争取团结民族上层进行武装斗争,巩固和发展了伊盟根据地。1947年3月,国民党集中14万兵力进攻延安,蒙汉支队配合西北野战军进行游击战争,团结带领伊盟人民,开展分化瓦解敌对势力工作,斗争激烈残酷。1948年3月,周仁山根据上级指示,将伊克昭盟部队改编为内蒙古人民解放军伊克昭盟支队。1949年7月,中共伊东、伊西工委合并为中共伊克昭盟委员会,周仁山任副书记。 

  开拓青海民族工作先驱。1949年5月,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拉开了解放大西北的大幕,几个月时间,相继解放了西北大部。中共西北局从各地抽调大批得力干部到新解放区开展工作,周仁山同志便位列其中。他在内蒙从事党的民族统战工作期间,积累了比较丰富的民族工作经验,1949年9月青海一解放就被调任青海省委民族部长,后历任统战部长、省政协副主席、省委副书记,为平息各地叛乱和实行和平民主建政显身手。周仁山初到青海时正面临匪乱窜扰、情况复杂、斗争尖锐的局面,尤其是原贵德县尖扎地区昂拉千户项谦,受国民党马步芳残余势力及潜伏特务的唆使、挑拨,拥兵自雄,割据一方,骚扰四境,长期拒绝接受党的领导,一些地方也时有叛乱发生。他到任后立即协助省委领导,挑起了民族、宗教、统战领导工作的重任,带领人员到各地开展深入的调查研究,在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后,依据党在少数民族地区慎重稳进的工作方针,提出了许多切合实际的解决措施交省委研究后组织实施。他积极促进民族贸易,接近影响群众,创建民族公学,大力培养少数民族干部;采取召开民族联谊会等多种形式,广泛联系民族、宗教人士,进行大量的团结、教育和争取工作,并先后多次前往尖扎规劝、说服青海昂拉部落第十二代千户项谦归顺。经过长期的政治争取与军事清剿相结合,至1952年5月省内的匪乱基本被平息。积极投入到民族建政和经济建设,认真贯彻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并根据青海省各地实际提出在农村和牧区建立自治乡、自治县、自治州,把经过团结教育、具备爱国、爱教、爱人民的民族宗教上层进步人士,安置到各自治地方政府担任领导工作,壮大地方民族干部领导力量,组织带领民族群众发展经济搞建设。在牧区民主改革中,他根据在内蒙伊盟革命根据地实行减租减息的土改工作实践经验,向省委提出贯彻实施实行“不分、不斗、不划分阶级”和“牧工、牧主两利”政策,对保护和发展牧区生产力、推进青海建设事业向社会主义过渡起到了积极作用。 

  西藏民主改革功绩卓著。1951年5月西藏和平解放之后,1956年4月,西藏自治区筹委会在拉萨宣布成立。值此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到拉萨祝贺筹委会成立,中央派驻西藏地区的几位主要领导诉求:“希望中央能派一位熟悉民族统战工作且具有丰富经验的领导干部到西藏开展工作!”。回京后,陈毅第一时间汇报中央领导同志。1956年9月,邓小平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任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同年11月,周仁山被中央委以重任,调任中共西藏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之后历任自治区党委书记、人民政府第一副主席、政协副主席、党委代理第一书记。他初到西藏时正面临一个特殊时期,即党的中心任务是执行和维护中央与西藏所签订的和平协议,要求在保留封建农奴制的情况下尽力推进民主改革。他积极配合张经武、张国华等工委主要领导,认真贯彻中央“六不改”的方针和“必须是和平改革”的指示,带领工作组深入各地进行调查研究,造访头人、宗本、豁卡等宗教上层人士和民主人士,了解民族群众生产生活实际,坚决纠正工作中过高、过早、过急的错误做法,并领导了收缩和精减工作。在工委主要领导暂时不在拉萨的情况下,他与军区政委谭冠三同志齐心协力、共同指挥,很快平息了1959年3月的拉萨叛乱。在善后工作中,他主持制定了在平叛工作中就政权机构、行政区划、旧官员和叛乱分子的处理、收缴枪支、交通与财经、寺庙、牧区、农村工作及干部、涉外事宜等《十三项政策规定》,为西藏实行和平民主改革稳定了局势、奠定了基础。在1958年10月,他是西藏和平解放后自治区领导第一次、也是第一个带领工委和军区慰问团,在雪封冰冻无公路的情况下以24天的艰难行程,深入到与新疆喀什交界海拔超过5000多米的藏北昆仑高原阿里进行慰问视察工作,为稳定阿里局势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西藏民主改革的过程中,他根据工委决定在三大寺组织开展了反叛乱、反特权、反剥削的“三反”运动,并根据在内蒙、青海牧区实行不斗、不分、不划阶级、实行牧工牧主两利的工作经验,提出西藏不能照搬内地土改划分地主、富农、中农、贫农等办法,只可以划分为农奴主和农奴两大阶级,得到了工委赞同和采纳,并由他主持制定了《划分西藏农村阶级的方案》,提出在农业区进行“三反双减”的基础上然后分配土地;在牧业区实行“三反双减”时对未叛牧主不斗、不分、不划分阶级;对寺庙提出“三反三算”;对城镇提倡“四反”;对边境区实行政策更宽松一些、方法步骤更稳妥一些等。方案的组织实施,有效地孤立和打击了图谋不轨的少数反动农奴主分子,争取、团结和保护了大多数中等农奴(低层农奴根本没有人身自由、没有土地所有权、农村中也没有自耕农)和农民,确保了民主改革的逐步推行和顺利进行。到1961年初,延续千年的西藏封建农奴制被彻底废除,使百万农奴获得解放,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他十分重视群众工作,经常到最艰苦地方蹲点窜户进行调查研究,了解农牧民思想动态和意愿,调整政策和工作方法,帮助解决群众面临的困难。他经常讲党的各项工作,从根本上说都是群众工作,要先当学生后当先生。我们的领导机关是个加工厂,原料要从干部、群众中来,没有干部、群众提供原料,我们就要搞无米之炊,就拿不出好产品来。他在西藏工作的12年里,他走遍了西藏的山山水水,在羌塘草原、阿里高原、藏南河谷、冈底斯山麓、喜马拉雅山脚下、雅鲁藏布江、怒江、金沙江、澜沧江、年楚河和泥洋河畔都留下了他的身影足迹和对农牧民群众的深厚感情,为建立社会主义新西藏、推进西藏和平、进步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十年动乱期间,周仁山遭到打击迫害,蒙受冤屈,但他仍然坚信和热爱党,坚守信仰,坚持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年近古稀戍守新疆。1978年5月,年近古稀之年的周仁山在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汪锋同志向党中央请求下,调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他初到新疆,面对“文化大革命”造成的严重混乱,尤其是历史遗留的冤假错案较多、工农牧业止步不前、物资生活匮乏、精神生活迷茫等现状,尽管他在十年文革中也遭受了打击迫害,曾被错误的开除党籍关牛棚,但他还是不计个人的得失和伤痛,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他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积极参加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配合汪锋同志组织批判“两个凡是”的错误观点,认真落实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平反冤假错案,贯彻中央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八字方针,坚决把工作的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极力推行各种生产责任制,为保障新疆的团结稳定和发展做出了不懈努力。 

  壮士暮年情洒民族立法。1981年初他进中央党校学习半年,后于同年冬季调任第五届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1983年6月任法制委顾问。他在民主革命时期曾在中共西北工委民族问题研究室担任过研究员的工作经历,为党在少数民族地区开展民主革命斗争发挥了指导作用。到人大法制委任职后,他继续发挥在各个不同民族地区工作所取得的经验与特长,把有限的精力用在了研究制定民族立法工作上,坚决贯彻党的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和各民族共同繁荣的政策,维护宪法确立的民族区域自治这一基本政治制度和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基本原则,全身心地投入我国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及其他有关民族立法的调研、起草工作,为党和国家的民族立法工作倾注了最后的心血,直到1984年11月泯然辞世。 

  周仁山同志大半生在少数民族度过,除了宁夏自治区,他的足迹遍布整个大西北,为实现少数民族人民的翻身解放,推动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逝世后中央评价他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的杰出名族工作者。时代在不断变迁,社会在向前发展,革命志士所创造的丰功伟绩,谱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传奇,树立起了的一座历史丰碑,永远值得后人去传承和发扬。 

    

  (中共平凉市委爱彩娱乐平台党史研究室  郭浩) 

  2016.7.8平凉日报第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