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1949:平凉解放时的八一建军节

发布时间:2017-08-02 15:35 来源:平凉日报

  1949年7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主力部队进驻平凉城,宣告了平凉的解放。平凉解放后的第二天,迎来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二十二周年的节日,城区军民首次举行盛大的纪念八一建军节庆祝大会。会议宣布成立平凉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命十九兵团副政委潘自力任军管会主任,中共平凉地委书记惠庆祺任副主任。同时,成立平凉县人民政府,中共平凉市工委书记向景义代理县长,负责协同军管会开展平凉县地方管制工作。平凉城内数万群众汇聚商场和城区街道,和驻平解放军一起参加庆祝大会,观看演出活动。

  正当整个城区沉浸在一片节日的欢乐之中时,殊不知平凉城外六盘山地区(时属平凉分区管辖),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广大指战员正在冒着枪林弹雨,杀敌立功。 

  当时,宁马(马鸿逵)部队一二八军撤至三关口、瓦亭地区,企图凭借六盘山及三关口险要关隘,固守瓦亭一线,以阻挡一野部队西进。瓦亭在六盘山东则,是西去兰州、北至宁夏两条公路的重要咽喉。地处西兰公路咽喉要道的三关口,又是西进瓦亭的唯一门户,两侧皆为悬崖绝壁,中间只有一条狭道可通,关口极为险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宁马骑兵三十七团扼守三关口南山,其二五六师七六七团扼守北面的太白山。三关口公路被破坏,遍地埋设了地雷。面对宁马殊死固守瓦亭防线,无形中对平凉的安定造成严重威胁的态势,在安国镇休整的六十五军奉十九兵团命令,决心强攻三关口、太白山,坚决突破瓦亭防线,为西进扫清道路。 

  7月31日黄昏,奉命担任主攻任务的五七九团三营教导员阎福盛找到了一名向导(红军长征途中掉队留落在当地的一名红军战士),神不知鬼不觉地登上了太白山,摸清了敌人兵力部署。根据侦察的情况,八连的指战员认真准备后,夜色下乘着微弱的星光,轻装疾进,向太白山凤凰咀阵地摸过去,在距敌不到200公尺处时,战士们果敢行动,随着一阵猛烈的机枪扫射,没等敌人清醒过来,战士们已扑向敌群,刺刀上下挑刺,一举歼灭了守敌,给攻击太白山打下了立足点。 

  8月1日凌晨5时,三关口战斗总攻信号弹打响。在炮火的掩护之下,五七九团二、三营开始进行强攻。起初,战士们对刚从阎锡山那里缴获的“醋坛子”迫击炮使用得不熟练,炮火发挥威力不够。团长周庆云把袖子一挽,亲自操起一门炮,瞄准射向了敌群。在随后不断翻腾的炮火硝烟中,埋伏在太白山的五七九团指战员跳出战壕,向太白山守敌发起猛烈攻击,七连副连长李全昭率领突击排带头冲向太白山,与反扑之敌扭在一起,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共产党员谢春和在激战中,一连拼死了三个敌人,他的肚子也被敌人刺破了,肠子流了出来。他伏下身子一动不动,十来个敌人围了上来,用刺刀、马刀对准了他。谢春和大吼一声,突然立起,拉响了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后续部队踏着英雄们的道路冲了上来,这时已攻占山顶的八连指战员也向山下发起攻击。敌人利用坚固的工事,拼命反扑5次,都被解放军粉碎,其部分残敌溃逃。太白山被攻占,由二营固守太白山阵地。 

  随后,团长周庆云又率三营、山炮营等部队向三关口守敌侧后发起攻击。这时,向三关口正面攻击的一九四师指战员,经过激烈顽强拼杀,突破了敌军在三关口设置的雷区暗堡防线,两支部队一起向敌军阵地纵深勇猛穿插,直奔瓦亭南山主峰。敌军丢掉了三关口前沿阵地和太白山,慌忙组织兵力抢占瓦亭南山主峰时,不料五七九团一营三连已抢先5分钟攻占了瓦亭南山主峰制高点。敌人完全处在被解放军夹击的不利形势下,有的交枪投降,有的磕头告饶,不少尸体被战马托着奔跑。经过4个小时激战,解放军完全控制了瓦亭以南、以东各主要山峰,击溃敌部1000余人,俘敌300人。其残部分别向兰州、青海和宁夏一带逃窜撤退。 

  与此同时,平凉解放时北逃固原的宁马(马鸿逵)十一军马光宗部,以三个团的兵力,在任山河地区构筑了工事,设置防线,企图负隅顽抗,拦截解放军北进,以保障三关口、瓦亭宁马守敌一二八军的后方安全。中午12时,进入固原东南部的十九兵团第六十四军以三个师的兵力完成了对任山河地区敌军的包围,并发起总攻击。宁马守军凭借有利地形拼命抵抗,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展开了殊死地肉搏战, 5个小时后,解放军终于歼灭宁马守敌,歼敌5000余人,相继攻占了罗家山、任山河等地区,有36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壮烈牺牲。 

  历史不能忘记,人民没有忘记。正是平凉军民首次庆祝八一建军节这一天,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一野十九兵团主力部队浴血奋战三关口、任山河地区,一举摧毁敌军六盘山地区全部防御体系,彻底割断青宁二马联系的生命线,为后续部队西进扫清了道路,从此解除了平凉城区周边敌军的威胁。 

  (市委爱彩娱乐平台党史研究室石继平供稿)